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6

绯红的月光,穿过层叠交错的枝叶,在经年累积的落叶上洒下零落的光与影。

光影婆娑中,一双眼静静将一切收入眼底,纯黑的玫瑰安静地在他的掌心枯萎,零落的花瓣在阴影中圈出一方寂静无人,树枝上黑羽的鸟儿嘲笑着,漆黑的羽毛飘落在花瓣铸就的结界之外。

基拉度看着交错树枝下,愉快交谈着的少年与少女,压低帽檐,转身,带刺的花杆被他随意扔在枯叶之中,岁月会磨平那些刺,无论花与叶,最终不过是归于尘土。

“圣女王最疼爱的智圣女,芙洛缇是吗?”

基拉度收敛起面上一贯的笑容,凝视着魔王宫殿所在的方向。

“有梦是件好事...不过,你们最好祈祷也伮永远不会知道这一切。”

魔族的岁月是阴暗无趣的,失却了光辉的地下世界,充斥着荒诞堕落与醉生梦死,但对于里斯来说,这一切是不一样的,他有一个朋友,一个愿望,与一个秘密。

里斯是不同的,基拉度一直明白这一点,从他们初见的那一面起,一切就已经注定。

里斯的眼中有魔族一生难得一见的天空,基拉度还记得,那个沉默的、瘦小的孩子在那阴沉寂寥的宅邸中用他同样瘦小的手牵起他的手,夜色中他为难以入睡的他讲着一个个故事,绯红的月光下小孩的面容掩在柔和的影里,那双漂亮的眼睛中有一片星空。

基拉度是嫉妒里斯的,他的身上有他想要却早已失却的东西。人总是奢望自己无法拥有的,魔也不例外,所以基拉度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坚持着,他明白那东西的脆弱,所以他将他从自己身边推开,将他挪出众魔的视线,纵容他与圣女共同设想着一个美好到荒谬的梦。

纵使...这个梦脆弱得如同海上的泡沫。

也许,总有一天,那片天空会染上绝望的黑色...

基拉度不愿去想,也不敢去想。

基拉度看着魔界被绯月染作暗红的天幕,那是鲜血一遍遍晕染陈腐后的色泽,黑羽的鸟儿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等待着林中困兽最后的挣扎。

至少,让他梦完这一场。

毕竟,未来...也许连梦都成奢望。

层叠盘绕的玫瑰花藤铸起与世隔绝的高墙,悠长寂寥的廊道里轻微得近乎于无的脚步声发出同样寂寥而空洞的回响。

这里...又是一个人了呢,基拉度自嘲。

似乎永无止境的廊道走到了尽头,陈朽得近乎破败的木门上积满了灰尘,一支古朴精巧的钥匙静静地插在锈迹斑驳的锁中。

轻轻拧动钥匙,仿若力道一重这面前的一切就会分崩离析一般,基拉度缓缓推开房门。

那是一间布置简单的卧室,米白色的床单与帷幔上绘着丛生的金盏,金发红裙的美人静静躺在金盏丛中,白瓷肌肤上晕着淡红的胭脂,乌黑浓密的睫毛轻扫在脸颊上。

基拉度轻抚女孩小小的脸颊,触手坚硬而冰凉,那海蓝玻璃的眼珠中映出一片空茫,它们曾经属于青空之下阳光之中,在地下便失了光彩。

在房间的另一侧,木制的梳妆台上放着精巧的珠饰,一切陈设宣示着这里曾属于一位女子,珐琅彩绘花草托起的圆镜中,模糊映出曾经的女主人美丽的面容,基拉度转身,在房间的另一头是一幅画像,一幅女人的画像。

基拉度轻唤出那个几乎使所有魔族都感到陌生的词。

“母亲...”

画框中的女人看着他,笑得温柔。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