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地冥生贺】转发这只命运规划主...

命运规划主是一条鱼,一条特别的鱼。特别的不仅仅是他给自己起的这散发着浓浓中二气息的名字,更是他尊贵不凡的身份,他是一条生活在祈愿池中的鱼,也就是人们俗称的——锦鲤。虽然,以他同样尊贵不凡的紫色鳞片与格外圆润的身型来看...命运规划主明显跟锦鲤不是一个品种。


特别的命运规划主,当然也跟一般的小锦鲤不一样,当祈愿池里的其他锦鲤要么好心实现来者的愿望,要么每日钻进扔来的钱币堆里流连忘返时...命运规划主翘着鳍坐在他那一方小水洼里悠悠地吐着泡泡,张开嘴吃掉一个个来往之人许下的愿望。


“锦鲤啊锦鲤,求保佑升职加薪!”


“锦鲤大王我想脱单!”


“锦鲤啊在下此生但求一睡冥冥之神!...

【仙门贵乱】所谓江湖

所谓江湖(二)


剑随风在思考了三天三夜之后还是打算冒着被亲爹打死的危险回到中原,见证父亲一生中难得的大日子。他才不承认自己想看一贯骄矜自傲的冥冥之神嫁人是什么模样呢。


剑随风思及早先蝴蝶君对于自己这个不但坏出了眉角还坏出格调甚至坏出了艺术感的老父亲的态度...终究还是没敢跟他直言,只说是自己在中原某个交情很铁的小兄弟要成亲了,在蝴蝶君的疯狂暗示下提了篮颜色和寓意都挺喜庆的石榴,挥别众人踏上了回中原的船。


仙门自玄尊离世多年后难得迎来一次喜事,上下倒似对仙门少主娶了武林前魔头进门毫无芥蒂,欢喜热闹非常。澡雪秋水在云尊的默许下一人得了满满一兜喜糖,见着远道而来的剑随风以及先于儒门...

lofter你妈炸了,屏蔽你大爷个屏蔽

【仙门贵乱】所谓江湖

#武侠设定的贵乱

#你所见的仙门大家庭中的任何俩都有可能搞在一起,所以我就不标cp了

#文风有毒,时常古龙体/琼瑶体/沙雕体肆意切换

#可能有生子情节



在剑随风还未曾踏入这片江湖时,曾问过一个人,什么是江湖。


那个本该被他称作是父亲的人听了这话,只是放下手中的笔,华贵面具下一双冷厉的眼斜斜地睨过来,语气里带了一分冷淡两分轻蔑三分警告和四分他仍不是很明白的意味说,“江湖,不过是一群被置于天地囚笼间的野兽,遵循着欲望本能以及自己所谓的正义而相互厮杀,然而任他们如何挣扎,最终仍逃不脱宿命的轮回”。


虽然彼时剑随风并未听懂自己的老父究竟说了些什么,这却并不妨碍他深以...

【鬼方赤命X赑风隼】戏(十七)

变调的情义,比烈阳之下的腐肉还要不堪。


赑风隼有时会觉得,自己已经死了,身子半埋在土里边,腐烂生蛆,那皮肉便像是熟透了果实般一片片落下去,露出苍白的骨殖。


这样想着想着,他忽地想起来,赑风隼似乎在很早以前就死了,在血涛汹涌的魔婆之泪,他被剥了面皮,刀起刀落,头颅便滚落入海里。


那...如今活着的又是谁呢?


是琴缺风隼,还是自那血海而来的索命厉鬼?


赑风隼看着一片白羽中的红琴,笑了起来,那是赤命令手下送来的, 也不知是对昔日情义的些许愧疚,还是对笼中脔宠的一点怜惜。


想来当是后者。


但他也确是喜欢的,赑风隼这苟且而来的命,除了恨,便只剩下琴了,当日弦...

观纵横子退场的一些感想和分析

补剧终于看到纵横子退场了...棋老邪这一辈子出场装逼,这逼格至死都没掉。敢跟三教叫板,和全是不死系老角色的不动城对着干。临走还跟鬼麒主驴了幽界一把。智者定位却武力硬杠台面上两大一线武者且惨胜。不枉这一遭了。


有人说纵横子破格做了鬼麒主的棋子,其实仔细想想就知道不可能。对于棋子,无利用价值时便只是弃子,又何必费心围而攻之。二者与其说是棋者与棋子,不如说是互相忌惮的合作者,六根本烦棋算是鬼麒主先行试探,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他比他所表现出的要更忌惮棋邪。


六根本烦棋的目的比起所谓的“改写过去”,更重要的是鬼麒主可以趁机扰乱棋邪的心神,窥见其弱点,看得出来鬼麒主此人善于利用人情感上的弱点(下作...

【殢师】七日

第四日


也许,神明是足够大方的,枫岫想,他们自你身上取走某些东西时,总会留下另一些东西作为报酬。


那一天之后,无衣师尹的伤好得很快,已经可以下地同他一起在园中散步了。


而被神取走的那样东西...是记忆。


无衣师尹的记忆如同涨落的潮水,一寸寸退入汪洋,留下干涸的泡沫与金黄的沙粒,又随着海浪拍打回干涸的沙岸,遮掩住裸露的泥沙。


只是,不同于潮水涨落,忘记一切,再想起,只需要七日。


七日,据说是一个亡魂能在人世停留的最长期限。


初次从素还真口中听到这些时,他还以为素还真是在说笑,待亲身认识到事实时,枫岫仍旧觉得这一切荒谬至极,他甚至有揪着素还真的领子问这一切...

所闻

男人总是不愿承认自己的权力与智慧在女人之下,便将一切荣誉冠之于爱情与美貌,把一切美好之名安插在所谓“女性特质”之上,以此满足那点脆弱的虚荣心一样。

他们说:

“看啊,是克里奥帕特拉的美貌与爱情征服了安东尼与凯撒。”

“赞美圣母玛利亚,只因她的孩子为她带来无上荣光。”

“牝鸡司晨,国之将亡。”

有人问:

“你知道无线跳频技术吗?

“那当然啦。”

“你知道海蒂·拉玛吗?”

“那是谁啊?”

同人圈现在真jb乱...我以后大概只能搞原创了

一封致歉辞别信

由于我进入了苦逼至极的海外大学生活...而且选了一个十分狗逼的专业,所以我大概、基本、可能没法像以前那样自由自在地更文了(虽然我以前也更的很慢)。所以,不管是被我哪个坑坑到的朋友们...在此说句抱歉,下个学期开始我大概顶多也就能做到一个月一篇两篇的样子,更哪个坑随缘,甚至可能几个月都没有更新。

总之,我还是会尽我所能填坑,但这个期限又要被无限拉长了...各位不幸被我坑到的看官,再见到我开坑请打死我

再胡开坑我就剁手!

希望再次恢复我自由自在xjb写文的时候,我已经站上人生的巅峰!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