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21

里斯无聊的日子很快到了头,在某一天他刚睡醒对着身边陪自己度过漫长岁月的老朋友道了声早安后,也伮把他放了出来。

里斯曾想过也伮要是有朝一日把自己放出来会说什么,后来得出的结论是...不知道。也伮是个疯子,疯子的想法,作为一个心智正常的魔,里斯是猜不到的,当然,在里斯从灭混炼狱中走过一遭后,这个心智正常可能需要打引号。

“找出朵法拉。”

也伮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留下刚出狱的祭师大人站在大殿中央,一脸懵逼。

良久之后,里斯面无表情地回头看向身后,笑得不能自已的基拉度,露出一抹无比惊悚的微笑:

“基拉度,给我解释一下...”

“好啊,我的祭师大人...欢迎回来。”

人界,一家名...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20

基拉度漠然地看着最后一粒荧蓝消失,手中紧握的玫瑰被一寸寸碾碎,散落在绯月的光辉之下。

时间,要到了。

七千年,即使是对于魔族来说,也是足够长的一段时间,如今,这份漫长的等待,终于要到头了。

大地之下,深渊之中的魔物沐浴在绯月血红的月光之中,兴奋地战栗着、躁动着,低沉的嘶吼透过漆黑的重林,蔓延至黑暗的尽头。

也伮的传令很快通达整个魔界,永夜之中,黑暗觊觎着他那坐拥无限荣光的兄弟,蠢蠢欲动。

重云之上,一身白裙的女子端坐于圣殿之中,黄金织就的长发顺从地垂至腰间,她的膝头安放着一本古朴小巧的书,泛黄的纸页夹在她白皙的指间,宛若一张至美的画卷,仿佛一丝一毫的声响都是对这份美丽的亵渎。

就在女子...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19

里斯感到有点无聊,他不知道自己在灭混炼狱中度过了多少年,但他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距离他来到这里时一定过去了很久很久。时间虽然不能在魔族的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却足以改变一个魔的精神。

里斯觉得自己还没有疯应该算是个奇迹。

从最开始的迷茫,到惊慌失措,到绝望麻木,再到最后的习惯成自然,里斯在这段很长的岁月里学会了用一种最适应这里方式活下去。

有时候他会漫无目的地走很久很久,一边听着耳畔似乎永无止歇的狂笑与哀嚎,一边回忆着过往的岁月;有时他会同泥土中散落的玩具残骸躺在一起,看着灰暗干瘪的天空发呆;有时候他会一边在沙土上画着各种神态的简笔小人一边跟身旁破得看不出原样的人偶小姑娘聊天。当然,是...

停更通告-我不针对哪篇坑,我是说在更的所有坑

心情不好...果然微博是恶意之源啊,越看越觉得这个世界都挺恶心的

本质上我还是个网瘾中二少女啊,这时候特别想学中二反派给世界来个大净化来着,一个弃天小摊手,念着“人间,又污秽了”一把打断神柱,大家一起玩完儿,想着就过瘾。

所以...明天起这些social media,暂且拜拜了,老娘以后不走贴心路线了,反正我装得也不像对吧,难得好心都能给人觉着是变了法的骂他是吧,不做个坏人是不是有点可惜了?

行啊,从今以后,我就以罗总弃总为精神偶像。

“吾之双足踏出战火,吾之双手紧握毁灭”

不服?来战!

致一切我遇到的垃圾们

我就是负能量爆炸怎么了,碍着谁事了?我就是矫情做作自作多情对吧,心掏出来你不要就算了非要扔地上踩几脚才满意是吧?

啊,干得漂亮啊,厉害了!

真的不想再对每个垃圾都笑脸相迎,也不想再内心刷着mdzz对着某些智商欠了税的傻逼们故作涵养良好,除了你自己谁特么把你当回事啊?我不爱撕逼和一群垃圾消磨时间不代表我就是个包子任人揉捏,比谁更能恶心人是吗,来啊,这回我就跟你耗到底啊!

来来来,一起见证人性的黑暗面啊,戾气重又怎么了,我可是臭名昭著的天蝎座啊,记仇一辈子哦,保准你下辈子都会后悔遇见我。

致一切我遇到的垃圾们。

有些人留下,有些人走了,聚散离合,人生不过如斯。除了怀念,还能怎样?只怕是日后一丝一毫都记不得了,还能怎样?

只能一遍又一遍对自己说,本当如此,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殢师】七日

第五日

苦境是个神奇的地方,枫岫一直这样认为。

见惯了四魌的尔虞我诈,初至苦境,枫岫以为他愿景中的盛世莫过如此。不同于他所惯见的等级森严,苦境的人们永远是一副不知官僚皇权为何物,乐天知命的样子。于是他在苦境寻了处安静的地方落脚,想着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不曾想他全须全尾地从四魌跑了出来,却险些在苦境折了一条命。如今想来,倒是可笑。苦境从来不是个安静的地方,这里和所有他见过的地方都一样,粉饰在太平表象之下的永远是人心无尽的欲望。

枫岫看着坐在自己身边悠闲喝着茶的人,暖阳的余晖中那幽蓝的眸子透出几分纯净的紫,无衣师尹这两天很安静,见惯了那个在四魌同他人一来二去唇枪舌剑丝毫不落下风的师尹,面前这个真是...格...

【填词存档】不言诗

不言诗

曲:借我

不言初见
不言风中雨里的辗转
不言旧街拐角的老咖啡店
不言故去的流年

不言点过舌尖的苦涩
不言憾悔与悲伤只梦甘甜
不言将思绪眉目相传
不言你的手在我发间

不言光怪陆离的人海
不言记忆中那把旧雨伞
不言所谓“情不知所起”
不言听你的笑言在耳畔

唯愿一世安然
不言如诗如卷
一点一滴一笔一念
在指尖

唯愿一世安然
不言如诗如卷
一点一滴一笔一念
在心间

不言初见
不言风中雨里的辗转
不言旧街拐角的老咖啡店
不言故去的流年

不言点过舌尖的苦涩
不言憾悔与悲伤只梦甘甜
不言将思绪眉目相传
不言你的手在我发间

不言光怪陆离的人海
不言记忆中那把旧雨伞
不言所谓“情不知所起”
不言听你的笑言在耳畔
  
唯愿一世安然
不言如诗如卷
一点一滴一笔一念
在指尖

唯愿一世...

这两天打算重新把七日这篇文续起来,本着忠于科学的态度,我去搜了下师尹的那个死法...

结果打开网页全都是,割断了颈动脉血会像破了的高压水管一样“呲”出来,堪比喷泉...几分钟内就会狗带,基本没啥急救活的可能😂

知乎上那个抢救回来的简直丧病...感觉半个脖子被撕开了一样,然后插了个管进去,woc大哥你半个脖子都裂了真的还活着吗!?

总之就是...看得我脖子好疼,嘤嘤嘤师尹你还是一路走好吧,抢救简直比死人看着还可怕啊

【填词存档】天策·乱世

天策·乱世

曲:遮天

“我曾经想活过这个乱世,却在天下大定之时后悔为什么没在乱世中死去。”

山河破碎风飘絮
再论封狼居胥
三更闻战鼓 折戟断首何惧
尽诛宵小天策义
傲血蒸云气
归期何须问 长守大唐魂

看河山 遍青冢
楼台烟雨中
策马横枪不求芳名流
平乱世 立千秋

烽火起 战不休
安史乱 谁堪守
江山万里何须觅封侯
卫天下 灭仇雠

曾苍山共煮酒
而今谁人如旧

山河破碎风飘絮
再论封狼居胥
三更闻战鼓 折戟断首何惧
尽诛宵小天策义
傲血蒸云气
归期何须问 独守大唐魂

看河山 遍青冢
楼台烟雨中
策马横枪不求芳名流
平乱世 立千秋

烽火起 战不休
安史乱 谁堪守
江山万里何须觅封侯
诛敌寇 灭仇雠

曾苍山共煮酒
而今谁人如旧

山河如旧故人去
谁言封狼居...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