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5

“没办法,我们是恶魔啊。”

里斯记得说着这话时,基拉度正缓缓褪下那双沾了血的白手套,基拉杜的手很好看,纤长洁白,指节分明,这双手在对敌时向来毫不犹豫地一击毙命。

也许,美丽之下的残忍,才是魔的本性,里斯如是想。

“里斯,去变强吧,等你足够强大时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那天,基拉杜这样对他说。

里斯看着他的眼睛,黑曜石般的眼中映出燃烧的篝火,那双沾了血的手套被它们的主人弃于火中,燃烧,再泯灭于灰烬中。黑色的玫瑰花无声自那漂亮的指尖绽放,他毫不容情地折断了那枝纤弱的花朵,轻轻将它插在里斯的领口,它便静静绽放在年轻魔徒的心口。

“带着它,希望...你永远没有用到它的那一日。”

里斯抬手轻抚着那朵小小的,看上去娇弱无比的玫瑰,再没说什么,转身走入魔界无边的黑暗。在他的身后,基拉度站起身,优雅从容地为自己带上崭新的白手套,唇角再度勾起笑容,他缓缓转身, 向着与里斯相反的方向离去。

果然,终究是要长大的。

真快啊,还没来得及再多看几眼。

分明是个个性不讨人喜欢的小鬼...

为什么...此时,有些舍不得呢?

在此后的岁月里,群魔的集会上总是难得一见第七魔徒的身影,而在魔界边境的阴森可怖的森林中,多了一个少年练习舞法的身影。

那摄人心魂的舞步无需教导,它诞生于所有生灵们的心中,贪婪、恐惧、憎恶、暴怒、悲伤、焦虑、痛苦,那是所有魔族自诞生起就无法摆脱的力量之源,那是隐藏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的混乱之本,疯狂而绝望,堕落又颓靡。

每一步,都是堕落与疯狂。

里斯很少见到基拉度跳舞,他的舞蹈总是献给那些即将永眠在黑暗中的人。里斯曾见过其他魔徒的舞,卡恰的嚣张,砰芭的狂放,乌丽的妖娆与枯龙的迷乱,但他无法用单独的词汇去形容基拉度的舞,基拉度跳舞的时候永远是笑着的,可在里斯的眼中,基拉度的舞永远带着洗刷不去的悲伤与无奈。

弗拉明戈应该是自由的。

弗拉明戈,永远桀骜不驯的灵魂。

里斯的舞在森林的阴影中跃动着,在寂静无声中喧嚣着,领口,一枝纯黑的玫瑰常开不败。

里斯曾以为他的时间会永远这样过去,直到...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出现在他的生命中。

智圣女,芙洛媞。

一个不合群的第七魔徒,注定不可能与爱好争斗的魔徒们相安无事。

一切,就如那血腥的一夜。

“杀了他!”

“给他解脱!里斯...”

“不...”

“哈哈哈,我听到了什么?你在同情他?同情心是弱者的表现!”

“不,同情心才是强者的表现!”

里斯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坚持些什么,魔族的同情心就像是个笑话,连同情自己都嫌奢侈的种族何谈去同情他人。

我们本来就是恶魔啊...

也许,他们是对的...

里斯没有还手,任由那些拳脚落在他的身上,也许痛苦可以使自己清醒。

所以当那少女助他脱困,趾高气扬地站在他面前时,里斯是茫然的。

圣女皇的继承者,智圣女芙洛媞,彼时,智圣女还未能配上智这个名号。

“你不是魔族吗?怎么还会有同情心?”她看着狼狈地倒在地上的他,眼神纯净不带恶意,言语却是伤人。

“魔族就不能有同情心么?”

“我看你是档次太低,只能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了吧!”

里斯懒得与她斗嘴,随意甩去一个困禁混法。

“你!大胆,竟敢偷袭我!快把我放开!”

在魔界,偷袭从来算不得是不光彩的事,此刻大吵大嚷的少女让里斯觉得十分...有趣。

“我就不放,怎么样?你们圣族总是瞧不起魔族,殊不知这才是问题的矛盾点...”

里斯又想起那故事里,王座上高傲美丽的女皇,与在不为人知的角落中仰望着她的弟弟。

此刻不知世事的小姑娘,也许...终有一日会成为王座上的女皇。

“算了,你走吧。”

挥手解去圣女身上的束缚,里斯转身。

“这里是魔族的集会地,而且你打伤了他们,他们肯定会回来找你麻烦的。”

送上最后一句忠告,里斯消失在枝叶掩映中,他的身后,少女凝视着他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魔族,真的全都残忍无情吗...

也许,他是个例外,芙洛媞这样想着。

此后,里斯在边境森林中练习时,总会与少女“偶遇”,在芙洛媞的纠缠下,她知道了他的名字。

“里斯~”

芙洛媞总会很开心地叫着他的名字,芙洛媞的笑不同于基拉度,那是不含杂质的、发自于真心的笑,只有看得见天空、沐浴在阳光下的人能有这样纯净的笑容。

“我不是叫你不要来这吗?这里是魔族的聚集地,很危险的。”

“我,我就是想来监视魔族的嘛...”少女红了脸,撇过头去。

“你刚才在练什么啊?”

“混舞法。”里斯回答。

“嗯...混舞法。”芙洛媞沉吟不语,她记得,无论是在自己的同伴还是尊贵仁慈的圣女皇口中,混舞法都是邪恶的,但眼前的这个魔族...懂得同情,懂得关心他人的魔族真的是邪恶的吗?

“要不这样,以后我教你混舞法。”

“教我混舞法?为什么啊...”芙洛媞睁大了眼睛。

“我教你混舞法,但你不用教我圣舞法,只是想让你知道,混舞法并不是坏的,只是不同于圣舞法,是从另一个角度出发的舞法而已。”

里斯想起了也伮,那个自圣入魔的圣女皇的同胞兄弟。魔皇与圣皇一母同胞,那么...圣与魔是否也是殊途同归呢?

“或许有一天,我们可以从不同于现在的新角度,创造一个新秩序,创造一个圣魔并存的新世界...”

在芙洛媞面前,里斯可以讲出他那些离经叛道的想法;在里斯的话语中,芙洛媞知道了许多她希望知道圣女皇却从未提起的故事。

圣魔共存的新世界...到那时,里斯和自己就可以随时见面了吧,圣族都可以学习混舞法,魔族也可以学圣舞法,女皇陛下和姐姐们也能明白魔族并不都是坏人...

于是,不久之后,边境,众魔集会的森林深处练习舞法的人又多了一个,在他们身后的阴影里,一支黑色的玫瑰瞬间凋落。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