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观纵横子退场的一些感想和分析

补剧终于看到纵横子退场了...棋老邪这一辈子出场装逼,这逼格至死都没掉。敢跟三教叫板,和全是不死系老角色的不动城对着干。临走还跟鬼麒主驴了幽界一把。智者定位却武力硬杠台面上两大一线武者且惨胜。不枉这一遭了。


有人说纵横子破格做了鬼麒主的棋子,其实仔细想想就知道不可能。对于棋子,无利用价值时便只是弃子,又何必费心围而攻之。二者与其说是棋者与棋子,不如说是互相忌惮的合作者,六根本烦棋算是鬼麒主先行试探,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他比他所表现出的要更忌惮棋邪。


六根本烦棋的目的比起所谓的“改写过去”,更重要的是鬼麒主可以趁机扰乱棋邪的心神,窥见其弱点,看得出来鬼麒主此人善于利用人情感上的弱点(下作...

【填词】琵琶怨-忆骨箫

很久以前填的词了,当时是想尝试一下元曲+怨妇的风格来着...


曲:【霹雳】琵琶怨

锦帐红绡 情天 路遥
提灯 照锦台春色茂
星河遥 映明月清皎
月下聆孤箫 入骨寂寥
愁上眉梢 难解 难消
入梦 盼梅魂映月笑
惊回 妒羡相思鸟
眺星河天高 鹪(jiao)楼鼓敲
恨 恩难再 情已老
试问君 再讨一晌春宵
弃 残心 火中烧
断肠为弦刻骨成箫
再 整芳颜 流年少
一曲离魂有酒且醉今朝
此间怨 生死了
恨深如海 心比天高

------------------------------------------------------------

五婶链接:

http://5sing.kugou.com/m/Song/Detail/...

【香情】凉薄


据说,人与人之间的相遇不是故事,便是事故。香独秀在听到这句话时先是笑了一会,笑完又觉得这话似乎真有几分道理,他想了想,也许自己和那个人的相遇既称得上是一场事故,亦是一场故事。情节,精彩至极。

香独秀与慕容情初次相遇,是在苦境的雪非烟,彼时邪灵之乱堪堪消停,火宅佛狱死国集境这些组织就像是闻了血气的野狗般拥了上来,生怕嘴边这一口肉被抢走似的,互相咬得不可开交。走过苦境的小树林时,总能看见有人前头急急而奔,后边一群穷追不舍,令他感叹苦境风土人情果然与众不同。

一路游山玩水,看过兵戈厮杀,走走停停,终归是停在了薄情馆门前。珍馐美酒,国色天香,绝代歌舞,以薄情为名的所在却是苦境当今最负盛名的风月烟花之地,也...

【填词招唱】荒人邪影-记双邪

荒人邪影-记双邪

【曲】荒人邪影

不知所起
亦无所终
生死 皆懵懂
何处相逢 匆匆
一念情仇成空
何处奏鹊桥 但见雪地梅红
何处瞰天穹 傲骨冰痕 难觅剑踪

有情无情
似假还真
聚散 皆倥偬
魔佛相生 种种
不记所念所钟
这十丈红尘 哪堪快意此生
相交犹按剑 来世相逢?骗何人

---------------------------------------------------
双邪现在想起来似乎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想起吞佛最后那一句还是虐得心肝疼,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填了这首,暂时没人做就先存着吧

【皇悦】醉龙吟·舞祭



尚风悦没想到这一战来得如此之快,碎岛重兵驻守的婆罗堑,雅迪王引以为豪的精兵玄舸,如同那院中不识冷暖的湛梅,说败便败了。

而那些前几日还同自己言谈甚欢的族人们,明日一别,就不知是否还能再见了。纵使尘长老说得轻松,尚风悦心里明白,战场,终归是战场。

有些人回来,有些人则永远留在那里。

“虽九死其犹未悔”说得再动听,那些逝去的无论悔与不悔,终究再也回不来。尚风悦看着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年轻面孔,衣袖之下握着折扇的手有几分颤抖,看来他这御圣主当得还真是不够称职啊。

尚风悦有几分自嘲地想着,绣着云纹的华履却已踏上祭台的石阶,绣满奇异芳草鸟兽的天青衣摆自身后展开一幅山河绘卷,尚风悦一步步走着,迟缓却庄重,所有的担忧...

清明假期,手绘了一张翠姐姐。其他的霹雳人物画着太复杂所以只画了翠姐姐,希望未来能把绘画技能点刷上去吧

【殢师】七日

第三日

殢无伤输了,输得毫无悬念。

他输给了槐破梦,多年以前,他曾亲手自那场枪林弹雨中救下那个孩子,如今的失败,是他应得的回报。

原来到最后,他还是什么都守不住...

妖应回来时就看到落地窗边散落一地的啤酒罐,以及坐在窗边独自清醒着的人。

妖应知道他是在伤心,因为以前阿爹想娘的时候也是这样安静地、喝着酒、看着窗外;但她又不清楚殢无伤为什么会如此伤心,殢无伤好看眉眼间那些复杂的情感她不懂,她只知道殢无伤受伤了,血自伤处渗出,染红了大片衬衫。

“你受伤了...”妖应也不管这人一身的酒气血气,拽过殢无伤,扯开衣服便去看那伤处如何。

一道狰狞的伤口横在殢无伤的胸口,位置凶险,却不严重,许是因着酒的缘故,流血不止,久...

【枫樱】姻缘天定



从前有座山,山上遍栽枫树,枫林中有一舍,名曰寒瑟山房,舍中有一奇人,自号枫岫主人。

奇人,自有其稀奇之处。枫岫主人长于术数,知天文,识地理,占算相面乃至相刀相剑几乎无所不通。武林中不乏有听闻其传言,派人请贤出山,以求来日成就大业的,只是这枫岫主人向来深居简出,虽对江湖之事有所关心却不愿插手其中,来访之人一概拒之门外,不作理会。

曾有被再三拒之门外而恼羞成怒之人,直接命人放火烧山,倒是有点重耳请介子推出山的味道,只是这火总是烧到半山腰便被一场雨给浇了,自然,枫岫主人成不了介之推,放火烧山的人也成不了重耳。

每逢秋来山上枫红似火,艳烈之色比那山火更胜几分,唯一方小院中纷纷扬扬撒出一片樱粉,凭添几分春意。...

帮朋友画的素还真...头饰好复杂,细节实在懒得处理了,就这样算是画完了,依旧努力刷起绘画技能。

【殢师】七日

第二日

无衣师尹又一次自梦中惊醒。

这么多年来,他夜夜浅眠,人常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无衣师尹不怕鬼,但他的确做了亏心事,还做了不止一件。

他若真是个江湖上刀口饮血的也就罢了,但无衣师尹偏偏是道上的异类,无衣师尹念过书,上得是四魌最好的高中和大学,年纪轻轻就成了博士做上了教授。

他还生了个好面相,笑起来温文儒雅的,早年楔子还没出事逃到苦境时曾同他开玩笑说,你这张好皮相就够你吃一辈子了,何必想不开要跟着弭界主混。

无衣师尹笑着说你不也长得挺好,一流大学毕业写得一手好文章,那么多小姑娘排着队就想要你给她们签个名,你怎么也跟我一样想不开呢。

楔子就笑笑也不再说话了,其实他们都明白问题出在哪,无衣师尹上得是最好...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