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枫师】良心

从前,无衣师尹曾和楔子一起在慈光之塔丢良心。

他们这些做政客的良心大抵都是要拿去喂狗的,无衣师尹和楔子却偏不,想当初楔子捧着他那一颗热乎乎、鼓胀胀的心,塞进狗嘴里,愣是噎死了一群,于是楔子没能成功地丢掉他的良心。

想当初无衣师尹攥着自己那颗良心来到狗群边上,临扔时又舍不得了,为什么舍不得呢?他从小读书,书里就说做人呢,最不能丢掉自己的良心,书里还说,读了书呢,就要做一个好政客,不辜负祖国与人民的期望。可见书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至少无衣师尹从前读的那一堆都不算什么好东西。

他就站在狗群边上琢磨着是扔,还是不扔。扔了吧,自己舍不得,不扔吧,对不起国家。后来他觉着,比起自己来,国家重要一点,毕竟国家里头还有千千万万的人,这堆人里应该还是有不少有良心的。如果他丢了一颗良心让那么多人不用丢,那还是稳赚不赔的嘛,于是他把自己的良心扔了出去...

这就完了吗?并没有,他觉着书里说的应该是对的,良心还是不能丢的,这国家嘛,更不能丢。在那良心离狗嘴还差着不足一指的距离时,无衣师尹又把自己的良心捡了回来,死死揣在怀里,狗哪乐意啊!到嘴的良心就这么跑了?当然不行!于是无衣师尹这良心没给狗吃,人被狗啃了。

多年以后,无衣师尹被狗啃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时,捧着自己一颗冷飕飕、硬邦邦良心的楔子被佛狱拿上好的棺材装着给送回来了。无衣师尹去看了一眼,看完恨不得自戳双目,楔子,也许该改口叫枫岫,仍旧是一身慈光之塔特色的低调骚气基佬紫,被血染的红红紫紫看不出本来的样子,以前那一双漂亮的招子不知何时叫人给废了,血里糊啦的白布巾下边似乎是两汪盛满血水的空洞。

无衣师尹当场捂了眼睛,不想给一旁佛狱的太息公见了,照例要讽上个几句,“哎哟,没想到良心给狗吃了的慈光首辅还会怕个死人厚?”无衣师尹捏了捏自己手中这么多年来保养得当的良心,温文尔雅地怼了回去,“我当年说这雅迪王和楔子都是要活的,结果送过来的没一个不是死的,所以你们佛狱是耳朵有毛病呢还是脑子不够使?”于是书读得不够多的太息公一跺小脚,嘤嘤嘤地跑回佛狱告状了,留下无衣师尹和棺中枫岫的尸体,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场面一度非常瘆人。

无衣师尹把自家小童以看多了死人长针眼这种敷衍又不科学的言论唬走之后,终于做了一直以来想做又不敢做的事--他捏了把枫岫的良心。

又冷又硬,还特别大。

手感也不怎么样嘛,无衣师尹嘀咕着,又捏了捏自己的,外冷内热,带着个硬壳壳,上面还有个狗咬的牙印子--倒是半斤八两。无衣师尹拍了拍自己那一身和棺材里的人一般低调骚气的基佬紫袍子,背靠着棺材坐在地上对棺材里的人说,原来这么多年这玩意你还没丢掉啊,就算狗不吃你也可以喂给别的小动物嘛,何必自己留着呢,要是早丢了它你也不用这么狼狈的回来了。

背后静悄悄的没个回音...若是有了回音这便灵异了。无衣师尹想着这人若是活着,定是会骂回来的。这人在他们一起读书的时候便是出了名的出口成章,牙尖嘴利地能咬死狗。如今这般安静,倒是让人觉得寂寞了。

那天,无衣师尹背靠着棺材讲了很多很多,有些话他不能对活人讲,对着死人便没了顾忌。若是枫岫在天有灵知道他是把自己的尸身当了树洞一吐为快,怕是诈尸掐死他的心都有。临走时,无衣师尹把他那颗大大的良心藏进他的基佬紫袍子里,自说自话地念叨着,这年头啊,良心比神源都贵了,你可得藏好。然后就叫人把棺材封好抬到四依塔去,转身继续忙他的公文,就像是自己从来就没有过良心一样。

再后来,弭界主看了眼被狗啃得差不多的无衣师尹,纵然这么多年过去,无衣师尹还是如从前那般,眉眼温柔又好看,于是他发话了,“隔壁碎岛那窝啊已经盯上咱们了,这军队一堆米虫不中用啊,要不你去把他们给勾搭走呗?反正你也被啃了这么多年,也该习惯了吧。”无衣师尹便垂下头柔柔应着,“是啊,这么多年被您老啃,早就习惯了...”个屁啊!话虽这么说,无衣师尹还是卷了基友和徒弟麻溜地跑到了苦境。

苦境不比慈光之塔,这地方太亮堂,那颗藏了百八十年的良心再也藏不住了,素还真,也是无衣师尹跑到苦境来勾搭上的义兄第一次见着那良心时便大胆地伸手摸了摸,摸完评价道,虽然长得有点丑,但质量不错。无衣师尹有点感动,第一次有人这样跟他说,后来他又捧着这颗良心巴巴地去见他基友,殢无伤瞟了眼那个有点丑的良心,表示丑拒,于是无衣师尹就又把它藏了起来,他觉着,也许自己这颗良心只适合待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吧。

其实殢无伤是想要师尹那颗良心的,但在他见过即鹿的那颗白花花、亮闪闪的良心后,再看无衣师尹的良心便总觉得像是少了什么。其实他不知道,即鹿那颗白花花、亮闪闪的良心,早在她爱上雅迪王的一刻,就给喂了狗,小仙女最不需要良心了。


于是,殢无伤继续怀念着他的小仙女,无衣师尹则把那颗良心藏起来继续兢兢业业地坑着碎岛,顺带帮着素还真坑魔城。终于,碎岛给他坑没了,魔军也给他坑掉了半数,大家都恨他恨得牙痒痒,恨不得上去一人一口给他啃没了,苦境随便抓个神棍出来都说无衣师尹这人啊,把事都做绝啦要死咯。无衣师尹也觉得自己大抵是要死了,早早便写好了遗书,说实话他也没什么后事好交代,跟自己有点血缘的估计这会正磨刀想着怎么杀自己,自己的朋友吧,也就那么几个还不需要自己操心,就剩了一个徒弟吧似乎也没啥遗产能留下的。

到最后,无衣师尹即将死在他妹妹的儿子的儿子也就是他侄孙手上的时候,才想起自己还剩了点良心啊,其实剥了那层黑乎乎的带着狗牙印的壳子,他的良心还是能看的...

只是,再没有机会告诉那些人了。

在他捏了神源断了胳膊血也快流干的时候,似乎又看到,久远以前,他和楔子一起各自捏着一颗还热乎乎,白花花,亮闪闪的良心读着忧国忧民的圣贤书,他们对坐描绘着未来的光景,即鹿在一旁笑看着...

恰似一片安平盛世。

The end.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