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13

黑皮鞋跟踩着节拍再度踏上魔王宫殿华贵的地毯,走廊两侧九星烛台上幽蓝的灯火安静地燃烧着,迎接着又一位造访的客人,此刻,也伮的宫殿向他敞开。

“参见陛下。”

来者在看到王者垂落在膝上的银发时便熟练又利落地摘下礼帽下跪行礼,仿若演练了无数遍一般,连神情都真诚得无可挑剔。

基拉度是最好的演员,最杰出的骗子,他是生来就有千万张面孔的人,也伮想,也许自己该庆幸自己曾有幸见到他最原本的面目。

骄傲、执着又睚眦必报。

“结果如何?”也伮淡淡地问道。

“不负陛下所望,她答应了。”基拉度亦淡淡地答,话中听不出情绪。

也伮垂眸没有再说话,基拉度便低着头安静地跪着,在他感觉整个身体都有些僵硬麻木,想着今天也伮不知道又发了哪门子疯故意为难自己,准备着悄悄换个舒服点的姿势挨过去时,也伮出声了。

“基拉度,你说还有多少年呢?”

基拉度熟悉这语气,就像是四千年前前那位圣族最尊贵的亲王殿下回来了一样,那位对同胞姐姐有不可告人想法的,阴郁而俊美的圣族亲王也伮。

“啊,应该不会太久了。”基拉度记得自己曾是这样回答的。

四千年前,圣魔边境。

“应该不会太久了,我的殿下,很快整个魔界都会听您号令。”黑发黑眸的少年笑着,一脸虔诚地将手中魔界一方领主丑陋狰狞的头颅奉上,雪白的手套早已染透鲜血,也伮却还能闻到他身上掺杂着血腥味的靡丽花香。

那是只盛放在魔界腹地的黑玫瑰。

“你知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个。”也伮阖上眼,不去看那狰狞头颅上定格的、愤怒与惊惧的神情。

“那...愿您能得偿所愿。”少年随手将那头颅扔在地上,同时扒掉了自己沾满鲜血的手套一脸嫌恶地丢在那可怜的短命鬼脸上。也伮真正想要什么他一点也不想知道,亦不在乎,基拉度只想让那些夺走本该属于他的东西的家伙们,付出代价。

也伮站在那里,他华贵耀眼的装束和俊美的容貌与丑陋荒芜的魔界格格不入,他看着基拉度一丝不苟地擦干净修长好看的手指,看着他转身,看着他从怀中又掏出一双白手套带好,目送他远远离开。

“愿你得偿所愿。”也伮喃喃出声,不知是说给别人还是说给自己。

也伮知道也许这辈子他都不会得偿所愿,因为他所渴求的人自出生就注定与他无缘--她是他的孪生姐姐。娲丝自出生起就注定了她将继承母族的一切荣耀,她将自母亲的手中接过圣族的权杖,走向那高高在上的王座,而自己该向她的所有臣民那样,在王座之下俯首叩拜,目光中带着尊崇与敬仰。

然而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还是可以被称作孩子的年纪时,也伮并不知道这一切,他曾以为姐姐便只是他一人的姐姐,和他拥有相似面容的姐姐,是这世上最好看、最耀眼、最温柔的人,她会对着自己笑,会和自己讲她在外边遇到的各种趣事。

后来,他们长大了,也伮渐渐发现,原来姐姐也会对着别人笑,她可以和任何一个人谈笑风生,她仍旧是也伮眼中最好看、最耀眼、最温柔的人,纵使她的一切美好都不能留给他一人。

娲丝,终究还是变成了他遥不可及的念想,她是他的王。所有他可以做的,不过是努力地离她更近,让她的目光能更多的停留在自己身上。也伮,圣后的孪生弟弟,如今是圣族最有权势的亲王。

纵然这个位子在以女性为尊的圣族更像是一个笑话,闲言碎语在宫围间流传开来。

“那位殿下到底是想做什么呢?仗着陛下的宠爱出征魔界...”

“男人心里不都总想着打打杀杀的,谁叫人家是陛下唯一的弟弟。”

陛下的宠爱...他连奢望都不敢的词句就如此简单得出现在她们的口中,也伮只觉得讽刺。

但有一点她们没有说错,也伮是圣后娲丝唯一的弟弟,有这一点已是足够。

他仍旧微笑着、仪态优雅得无可挑剔地走过云上之国金碧辉煌的殿堂,在圣族子民眼中,也伮仍旧是俊美优雅能征善战的亲王,而在深渊之下,狰狞丑恶的魔物们却已在阴暗的地下建起了属于他的领地。

他们不知道,他们的亲王同时也是魔界的领主。

也伮有时会想,如果当初自己不轻信基拉度的话,也许那些人永远都不会知道,也许自己会在圣族亲王的位子上寡淡地过完这一生,仰望着那个似乎触手可及又遥不可及的人。

可惜,世上没有那么多也许,也伮的骄傲与野心不会允许自己屈就于一个早已看穿的命运。

所以,当也伮第一次在魔界中看到满身鲜血接近奄奄一息的基拉度时,他是很高兴的。天女与魔族诞育的少年,漆黑的眼中有着和他一样的野心,最重要的是,基拉度有他没有的天赋,圣族的亲王一举一动牵扯甚多,而眼前的少年,不过是无名小卒。

渺小,但足够自由。

“与我做个交易如何?”他这样问。

少年看着他,呲牙对他笑了笑,还未长开的秀气面颊上沾着不知道谁的血滴随着笑容划出一道旖旎的弧度,

“好啊。”他这样说。

在未来的千百年岁月里,基拉度一手在地下建起了新的国度,如他所承诺的,将那些本属于他的东西一一讨回。也伮的力量,好用得让他惊叹。

毕竟,魔族与圣族生而为敌,也伮有着最冠冕堂皇的理由,除掉一切与他们为敌的人。

应该不会太久了...基拉度曾这样对也伮说过,果然没有用很久,整个魔界都成为了他们的掌中之物,将权力握在手心的感觉...基拉度不得不承认,真的很美妙。

那是令人上瘾的感觉。

但是,基拉度不喜欢魔界,一点也不喜欢,他从那些魔物手中夺回了母亲心心念念的“家”,看着她所眷恋的走廊与繁花却丝毫感受不到应有的喜悦。这个家永远是灰暗的,再温暖的色彩也不过是死寂之中的欲盖弥彰。

他将母亲的骨灰埋在她最喜欢的花园里,没有道别便消失于人们的视野。失去基拉度的魔界,很快又进入混乱之中,千百年来积压的对圣族的仇恨驱使着他们再度攻向圣族;失去基拉度的也伮则在混乱中再难维持不败的神话。

不知何时,圣族中传出这样的传言:亲王殿下与魔族早有勾结...昔年战绩不过是蓄意谋划。

触及真相,却也荒谬至极。战前听来更像是一则拙劣的离心计。

但有一个人信了,那个最不该相信的人信了。一身雪银战袍的她仍然美得耀目,黄金般的发丝高高束起,在风中摇曳,像是晨曦的清辉。这一次,她看着自己的孪生弟弟,举起了手中的剑,这一次,她没有微笑,也伮再没能看见她的温柔。

那些他所渴望的东西,他再也得不到了。

也伮低下头,牢牢地握住自己手中的剑,再抬头时眼中只剩下一片疯狂,他除了手中握着的兵刃,已经什么都没有了,那些骄傲、那些野心、那些见不得阳光的爱慕,都算些什么呢?

娲丝的眼中从来只有她的臣民,她的王国。娲丝...也许从来就没有信过他,那份血缘,乃至所谓的宠爱都不过是假的。

此刻,她甚至不愿开口问一句为什么。

也伮随手扔掉手中再度折断的利刃,九天九夜,他携自己的亲兵自云海之上杀入深渊之下,身后的队伍早已十不存一。

在接下来的十天之内,也伮像是疯子一般地游走在各大领主的领地,所到之处,尽是腥风血雨,很快,他身后的人便多了起来,是诚心依附抑或为时势所迫也伮并不在意,他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七千年,足够他将这一切握在手中。


----------------------------------------------仍旧是不知道自己在写啥的一章-----------------------------------------------

稍微写了点也伮和基拉度的过去,算是填填前文的坑吧,顺便表白漫画版也伮大大啊,大长腿银长直的大美人哟~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