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12

阴沉幽深的宫殿之中,魔王随意地倚在王座之上,轻轻摇晃着手中盛着鲜红酒液的水晶杯。水银般质地的发丝淌过肩头,散落在深紫的地毯之上。

“里斯,你说,我该拿你如何是好?”

也伮的语调优雅而温柔,那状似慈爱的父母对顽皮孩童般的语气却使里斯感到一阵寒意,自心底涌上四肢百骸。也伮的温柔,一向比他的残忍更为可怖。里斯跪在他的面前没有答话,只是更深地低下头不去直视也伮那深不见底的暗金色的双眸。

他不知道也伮是如何知道他与芙洛缇之间的事,更不愿亦不敢去想。闭上眼,曾陪伴他度过无数年月的面容却在心中逐渐清晰起来。

不可能会是基拉度,他在心中这样对自己说,也伮的话却使他的心坠入深谷。

“谁叫你是我最宠爱的孩子呢,所以…我已经派基拉度去跟她说清楚了。”

空旷寂静的宫殿中骤然响起一阵羽翼拍打的声音,里斯看到那黑羽红眸的鸟儿轻巧地掠过幽蓝的火光,留下一阵明明灭灭,而后安静地立于王座一旁。

他听到也伮以一个他从未听过的名字唤着那象征着不吉的鸟儿,那名字是—

“雾尼,去吧。让他…做个好梦。”

视线渐渐模糊,再也看不清幽暗中一片摇曳的火光,亦感觉不到王座上那人冰冷的视线。只余铺天盖地而来的黑色羽毛,将一切染作深黑,恍若是那个还未做完的梦。

看着倒在地上渐渐失去意识的人,也伮伸出手臂,让飞回的鸟儿停落在他的衣袖之上,轻抚它的羽毛以作奖励。

若记忆不存,人还会有梦么...也伮看着那在里斯领口嚣张绽放的黑色的花儿若有所思,他忽然想起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梦了,久远到记忆之中那纯金的发丝,如月光般纯净温柔的眼眸,还有她明艳的面容都沉进了阴影里,覆上了僵硬灰暗的色泽,了无生气。分明是同样完美的容貌,一母同胞的血缘,一般尊贵的出身,为什么…偏偏是她呢?王座之上的人举起手中的酒杯,仰头低声笑着,笑声中压抑着纷杂的不知名的情绪。

“娲丝,这杯我敬你…”

未竟的祝词在出口前消弭无踪,玻璃碎裂的声响,在幽深寂寥的宫殿中回响着,深紫的地毯吸饱了酒液,晕出大片似血的污迹。也伮看着那污迹渐渐蔓延上躺在殿中早已失去知觉的人,似是才想起一般地抬手,定下他此后的命运。

邪气蔓延的法阵自殿堂的中央缓缓浮现,沉重的锁链蛇行而来紧紧捆缚住它们的猎物,将里斯拉入黑暗的深渊,那深渊的尽头是魔族们皆畏惧的所在—灭混炼狱。基拉度曾一度跟里斯开过玩笑,说这世上仅次于也奴身边最可怕的地方莫过于灭混炼狱了,里斯问他那里边有什么,基拉度却只回答他没去过不知道。

“你没去过还说那里可怕?”当时还很小只的里斯觉得自己又一次被耍,分明很气却仍绷着一张面无表情脸的样子可爱极了。

“哈,傻小子,正是因为未知才会令人恐惧啊。”因为你不会知道下一秒你要面对的是什么,也许是你最不愿回想起的过去,又或许是你最不愿面对的未来…基拉度没有说完这句话,微笑,俯身,伸手揉乱了里斯一头乌黑柔顺的发,里斯站在原地愣了愣,面上的表情终究还是没绷住。

未知,才最令人恐惧…可惜堕入深渊的人也许早已不再记得这一句话。
这时绯月正缓缓升起,将贫瘠的大地镀上一层温暖的光芒,将芙洛缇雪白的裙摆染作明媚的深粉,她看着面前带来里斯消息的魔徒,竭力压下心中一切可怖的猜想,将心中的慌乱转作戒备。

“你来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些吗?”芙洛缇尽力使声音平稳下来,长披风下的身体已然绷紧,确保一身圣舞法可以随时带自己离开险境。

基拉度只是漠然地将她的挣扎收入眼底,走上前来,摘帽躬身行礼,仿若古老的贵族在宴会上向心仪的对象发出邀请,他抬头,面上又是虚假而完美的笑容。

“放轻松,我的殿下。魔王陛下希望我传达的自然不仅如此…只是不知道高贵的智圣女是否会在意一个背叛者的生死?”

基拉度满意地再度从芙洛缇的眼中看到恐惧与慌张,而后不紧不慢地开口。

“陛下并不在意叛徒的死活,不过…若是殿下能够与魔界合作,找回失落人界的朵法拉,里斯或许能够从灭混炼狱中出来,说不准还会把他送到圣界联姻哦。”

“你们的目的,是利用朵法拉重订圣混天人新秩序吧,我作为圣女王的继承者,你们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

“就凭…圣女王也在寻找朵法拉。”

基拉度笑了笑,一脸无奈地补充,“其实我也不确定你是否会答应,鬼知道也伮那疯子成天在想些什么。”。

“你…”芙洛缇瞪大了眼,一脸不可置信。

“很吃惊么,我的上司对属下一点也不好,竟然让我和圣女谈合作找朵法拉,当面不能做什么,背后骂两句总是可以吧…所以要答应吗?我的圣女殿下。”

说完,基拉度转身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像是已经确认了身后的人不会答应般,少女坚定的声音却使他收回了离去的步伐。

“我接受。”她说,“我不想让里斯死,我知道,你也不想。”

基拉度转身,摘下礼帽躬身行礼,他挑眉,仍旧完美的微笑在此时带上些许真诚。

“不愧是智圣女啊。”

是啊,我不想让里斯死,我知道,你也不想…基拉度再度转身,绯月下,两道身影相背而行,渐行渐远。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