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10

梦境,久远得像是永恒。

在那一幅幅光怪陆离的画面中,深黑的玫瑰植根于那纷繁的色彩里,馥郁深沉的芬芳将一切染回最初的黑暗。

单调而极致的黑暗,却令人无比安心。

待梦境如潮水褪去时,里斯睁开眼,映入眼底的依旧是素白的床单与纱帘,梦中玫瑰的芬芳若隐若现。

里斯知道,他在这里。

徒劳地找遍走廊两侧所有的房间之后,他推开了尽头的那扇门,终于在房间靠窗的角落里找到了蜷坐着沉沉睡去的基拉度。

这是第一次,里斯在他惯常笑着的脸上看到脆弱。

“对不起...”

里斯低下头,轻吻他的额头,温柔而虔诚,他的声音轻得像是秋风中枯落的一片叶子。

为什么要道歉,里斯不清楚,似乎所有想说的话只剩下了这一句道歉。

“为什么要道歉呢?”

回神时,沉睡中的人已睁开眼,纯黑的眼眸中映着自己的身影与绯月微弱的光芒。

“里斯,记住...无论我和也伮之间发生了什么,都与你无关。”

所以,不必道歉...不是你的错。

“我不明白。”

里斯站起身,当年只到基拉度腰际的小男孩已经长大了,基拉度不得不仰起头来,从他的角度看去,里斯俊美的面孔掩在额头乌黑的碎发之下,神情看不分明。

“我不明白...”

后背重重地撞上身后的床柱,基拉度吃痛地皱起眉,却在抬头看到里斯的面容时露出了笑容,此时基拉度甚至有些感谢身躯上的痛感,让他看到了如此有趣的一幕。

里斯...是生气了么?

这是基拉度第一次在里斯眼中看到如此暴烈的情绪,那曾经盛满整个天空的眼中,如今也有了其他东西,有悲伤,又愤怒,还有...在意。

布料被撕扯碎裂的声音打破宁静,华丽的衣饰再难遮盖住伤痕累累的胸膛,纵使早有准备,里斯在看到时瞳孔也有一瞬的紧缩。

“为什么即使这样了你还能装作若无其事!”

我不明白...

基拉度看着这样的里斯,忽然觉得心情很好。心中抱怨着为什么总有人跟他的衣服有仇,笑却在唇角蔓延开来。

原来,这世上还有人在意他。

基拉度伸手攀上里斯的脖颈,指尖传来那份令人安心的,带着温热的搏动,他将唇贴近里斯的耳廓,以一个有些恶劣的姿态作着认真的回答。

“里斯,你听着...只要你活着,我活着,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不算是什么。”

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不算什么...自由也好尊严也罢。

里斯笑了,这样的表情在他的脸上不甚常见,那是讥诮的、带着些疯狂意味的笑。基拉度看着他,即使是这样违和的表情下,里斯仍旧是好看的,乌黑的发,乌黑的眼,以及他眼中逐渐扩散开的绝望。

“即使这样也无所谓吗?”

里斯微凉的唇覆了过来,却带着火热的、不容拒绝的热度,剥夺着他的一呼一吸,直到血腥味自口中蔓延开来。

基拉度舔过被咬破的嘴唇,眼中映出里斯染上悲伤的眉眼,他微笑着向他伸出手,邀请他与他共堕地狱。

“来吧。”

他看到里斯眼中那掩藏在悲伤之下的东西,那是世间最复杂也最纯粹的欲望。

是爱吗?

...也许是爱吧。

微凉的手指一寸寸抚过温暖的肌肤,轻轻划过里斯俊美的眉眼,修长的双腿缓缓缠上对方的腰,在里斯进入的那一刻,基拉度扬起头,纯白的墙壁上,画框里金发的女人仍旧笑得温柔,看着如同这如同梦境般的一场疯狂。

玫瑰馥郁的芬芳与颓靡的气息融作一处,基拉度压抑的呻吟与放肆的笑声被撞得支离破碎,在绯月的映照下,两具身躯彼此厮磨交缠着,分享着少得可怜的温度。

疯狂过后,梦就该醒了。里斯紧拥着怀中的人,将头靠上他温暖的肩窝,就像小时候无数个夜里,疲倦了便窝在温暖的怀抱中入眠,迎接一个同样温暖的梦。

可惜,这一次不会有梦了。

基拉度感到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在肩窝,顺着锁骨流入心口,苦涩着堵在胸口。基拉度伸手抚上他柔软的发丝,闭上眼,将那份苦涩咽下。

绯月之下,黑羽的鸟儿尖笑着,猩红的瞳孔中映出漆黑无光的森林。在那密林的尽头,未得到邀请的访客正向着地狱而来。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