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桃乐丝X戴安娜】女巫审判

【桃乐丝X戴安娜】女巫审判

壁炉中跃动的火焰一点点舔舐着干燥的木柴,随着树木的残躯与上面一圈圈经年累月积下的纹路在火中化作焦黑的尸块,一股奇异而温暖的气味便充斥整个房间。

戴安娜喜欢这样的味道,点燃的松枝在篝火中噼啪作响,勾勒出属于森林的,纯净又令人安心的味道。

即使,这样的味道对于她来说本该是噩梦。

戴安娜坐在舒适的靠椅上,就着火光翻看着手中的羊皮纸册子,那些已少有人能看懂的图画与符号是她生来便被神所赋予的天分。

也许是恶魔的馈赠也说不定呢,戴安娜这样恶劣地想着。

戴安娜是女巫。

在不久之前的曾经,女巫还是受尊敬的,她们天生智慧,掌控着知识的“未知”。

可惜,人总是惧怕和厌恶未知的,所以仅仅是讲着不同的语言便可以使人猜忌怨憎,永远筑不成通天的巴别塔。

他们的神说:

“行邪术的女人不可存活。”

于是他们开始捕杀一切像是女巫的女人。可是,女巫是“未知”,没见过未知的人怎么会知道女巫像什么呢。

在无数少女被送上火刑架,在火中尖叫着、那柔顺的秀发与白皙的皮肤尽数化为火焰中的残渣时,戴安娜在她温暖的房间里翻阅着看了无数遍的旧书,嘲笑着凡人的愚昧无知。

“猜猜我是谁?”

眼前骤然一片黑暗,一双温软的手正覆在自己的眼睛上,遮挡住跳跃的火光。稚嫩的声音故意装的凶狠粗犷,这反而让戴安娜的心情好了起来。

“让我猜猜...是小桃乐丝对吧?”

戴安娜的唇角勾起一抹不明显的弧度,合上手中的羊皮册,准确地搁在一旁的茶柜上。

“讨厌...姐姐怎么又猜出来了!”

小姑娘蹦到她面前,嘟起粉嫩的嘴唇,用水润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优雅温柔的姐姐。

“小桃乐丝,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呐。”

戴安娜温柔地笑着,轻揉桃乐丝已经长到肩头的红发。

戴安娜拥有和桃乐丝一样的、红色的长发,像是水晶玻璃杯中的陈年葡萄酒一般,不灼目,却醉人。

两姐妹不愧对她们之间的血缘,桃乐丝就像是缩小了的戴安娜。

戴安娜看着桃乐丝,桃乐丝看着戴安娜,就像是透过时空看着同样的自己。

“姐姐,我长大会像你那么漂亮吗?”

“当然,我的小桃乐丝一定会长得比姐姐还漂亮。”

戴安娜的温柔,只留给桃乐丝。

不知曾有多少男子带着一颗火热的心来到戴安娜面前,奢望得到这位女领主的爱情,却在她如冰川一般的冷漠前失望而归。

“姐姐,为什么拒绝他们?”

“他们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富有的妻子和一个精致的玩偶。”

“...玩偶?”桃乐丝不明白。

“就像姐姐送给你的匹诺曹一样,你不喜欢,随时可以把他丢掉。”

戴安娜的指尖轻划,那长鼻子的木偶便落入她的怀中。戴安娜摸摸匹诺曹的帽子,长鼻子更长了;桃乐丝戳戳匹诺曹的胳肢窝,长鼻子又缩了回去。

桃乐丝看看匹诺曹又看看戴安娜,将那可怜的木偶丢到一边,自己挤进姐姐的怀中,认真地说,

“那姐姐以后就嫁给桃乐丝好了,就我们两个人,永远在一起。”

这样似乎也不错...

戴安娜抱着小小的桃乐丝,望着壁炉中跃动的火苗如是想。

“好啊,等你长大...”戴安娜笑着答应。

也许,等你长大就不会这样想了。

屋外,教堂的钟声在此刻催促着人们入梦。

“姐姐,姐姐!”

“嗯?”

“继续给我讲那个故事吧!”

“从前,有一个国家叫卡鲁迪亚,那是属于巫师的国度。那里安静祥和,没有疾病,也没有战争,它是远离人世的净土,是巫师们的安乐乡。那里的人们跟花鸟树木讲着相同的语言,能骑着扫帚从世界的这一边,飞到世界的另一头...”

“哇,好厉害!”

“人们曾以为,他们会永远这样幸福着,直到有一天一个小男孩从外面的世界带回一个水晶球。

他对人们说,'它叫烘炉,只要向它祈求,你们就可以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

于是,有人试着向烘炉许愿,很快他的愿望就实现了。接着,越来越多的人来求烘炉实现他们的愿望。

小男孩迷茫地看着站在烘炉前越来越多的人们,他们不再和花鸟树木谈话,也不再骑着扫帚从世界的这边飞到世界的那边,他们只是在这里祈求着,等待着,烘炉实现他们的欲望。

直到有一天,烘炉不见了,连同所有祈求得来之物。

人们将小男孩抓了起来,问他:烘炉哪去了?

小男孩说:'它回家了。'

没有人相信他。

第二天,小男孩死了,而失去一切愿望的卡鲁迪亚在欲望与混乱中灭亡。

世间仍流传着烘炉的传说:那个得到它的人,将会成为这世界的主人。”

“然后呢?”小姑娘仍不满足地追问道。

“然后...小桃乐丝就该去睡觉了。”

“晚安,姐姐。”

桃乐丝一脸不情愿地缩进被窝。

“晚安,我的小桃乐丝”

夜幕渐深,壁炉旁摆钟的走动声愈加地迟钝,戴安娜看着轮动的时针,在无声中讲着另一个故事。

烘炉的故事...

你的愿望是什么呢?我可以为你实现它哦。

我想要...这个世界。

彼时,桃乐丝觉得姐姐一定会永远和自己在一起。

可是,世界上从来没有永远。

桃乐丝看着包裹在坚硬城墙与尖兵利刃中的雷斯塔梵城,华美巍峨的城堡自其中露出巍峨一角,它美丽的女主人此刻便在奢侈的宫殿内俯瞰着她的世界吧,桃乐丝讽刺地想。

小桃乐丝的戴安娜,已经是雷斯塔梵的皇后了。

骑士们会将世界奉献于她的王座前,只为了她轻启娇艳的唇赐予他们无上的荣耀。

没人会记得曾经温柔的少女如同玩笑般地诺言。

等你长大...

“戴安娜,你这个骗子。”

桃乐丝看着怀中陪自己度过许多岁月,已经破败不堪的匹诺曹,不知是向破旧的玩偶倾诉抑或是说给那个年幼无知的自己。

戴安娜,如今是令这片土地畏惧的名字。人类原本的神不知何时已经成了恶魔的化身,而新的神,她的身影掩藏在夜色中,她为人们带来无限的知识与智慧,她的面庞掩在未知里,美丽而神秘。

曾被投于火中,尖叫着化为灰烬的女巫是她的先知,以年轻较好的血肉之躯宣扬神的光辉;而戴安娜,是雷斯塔梵的皇后,风之魔女,神的使者。

高高在上的皇后,不需要一个妹妹,甚至不需要那段曾经平凡而温馨的时光。

桃乐丝握紧了手中的扫帚,闭上眼。风,轻柔地流淌过她的指尖,将她托上头顶的天空,就像无数次她从故事中听到的,巫师们可以骑着扫帚从世界的这一头,到达世界的那一头。

再睁眼,变化多姿的云朵便打湿她蓝黑的裙子,红色的发晕着晚霞在风中飞舞,好似炉膛里跃动的火苗。

她看着雷斯塔梵城堡中尖尖的塔楼,想着,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了...

反抗皇后与她的军队的救世军已在各地集结,如同河川汇入大海,直逼雷斯塔梵而来,雷斯塔梵王唯一的女儿白雪在救世军中备受拥戴。

交战的结局...无非: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最后的机会,你愿意和我一起去世界的另一头么?

姐姐...

黑色的软皮靴轻轻落在纯黑大理石铺就的露台上,猫儿一般的无声无息;阴暗却华美的王宫,是死一般的无声无息。

桃乐丝走过宽阔的王宫走廊,头顶,是属于上一个时代神明的故事,愚昧的女人接过恶魔手中罪恶与智慧的果实。

她知道,戴安娜就在这条走廊的尽头。

她,在等她。

没有忠心护主的骑士,没有静静守候的卫兵,桃乐丝发现,这里...寂寞安静得就像是一座精心铸就的坟墓,埋葬着不知谁的欲望。

皇后同样寂寞而安静地坐在她的王座上。

“戴安娜。”

这是桃乐丝第一次这样叫她

“你来了。”

黑纱下的面容无喜无悲,蕴着血色的长发拂过胸口血红的珠饰,似神坛上的女神塑像,美丽却了无生气。

“嗯,我来杀你。”

“长大了啊...桃乐丝。”

皇后摘下她的面纱,走下王座,看着面前的少女。同样的面容,就像透过时空看着另一边的自己。

风,急促地自耳畔掠过,发出刺耳的尖啸,曾经的和缓轻柔在此时变得凶狠暴虐,渴望着撕裂一切。

风中,红发的皇后抬起手,向着那风发号施令,美得惊心动魄,她纤长雪白的指尖是为她屠戮的刀锋。

桃乐丝惊觉,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戴安娜了。久到...快要忘记,眼前的这个女人不仅仅是雷斯塔梵养尊处优的皇后...

她还曾是,风的女王。

一瞬间,风,凝结在她的指尖。

“桃乐丝...还是会心软啊。”

戴安娜笑着,仍旧是从前那样温柔的样子,但桃乐丝知道,一切已经不同了。

她那曾经温柔的姐姐,盗走了女巫们千百年来守护的秘密,一手筹谋成为雷斯塔梵的掌权者,在这片大地上燃起战火。

教堂与信仰被付之一炬,她欲望的牺牲品被投于火中,在雷斯塔梵的王座之上,红发的女巫嗅着火焰中欲望与鲜血的馨香嘲弄着世人的愚昧。

她亲手将魔法交给救世军,看着他们对自己感恩戴德,然后将这些正直勇敢的年轻人投入一场场无谓的战争,看着战火与兵刃消磨他们年轻的生命。

现在...是时候该结束了。

“我很开心呢。桃乐丝,已经可以刮起很漂亮的风了...”

“为什么!”一贯冷静的面具在此刻再也掩不住汹涌的心绪,凝结的空气在此刻再度暴烈起来。

为什么...到这个时候,还要说这种话。

红发的皇后举起权杖,不同的风,在此刻相遇,狂暴地消磨着彼此,不容情面。

终究,是风的女王更胜一筹。在她露出释然微笑的那一刹那,银色的匕首穿过消弭的风,穿过...她的胸口。

“桃乐丝...”

未竟的话不及说完,也许再没有说出来的机会了吧,戴安娜想着。她逐渐丧失温度的身躯落在少女的怀里,她还记得曾经那个漂亮的小姑娘在自己怀中听故事的样子,现在桃乐丝已经可以抱住她了呢...

有温热的液体滴在自己的面颊上,小桃乐丝...是哭了吗?

“为什么...”

真是个固执的丫头啊,就像是不知道自己的答案就永远也不会放手一样。

“还记得...烘炉的故事吗?”

“记得。”

“毁掉烘炉,如果它自一开始就不存在...那个无辜的男孩就不会死了。”

“我不明白...”

“我在想,如果...魔法不再是'未知',是不是那些火中的少女就不用死了呢?那世代相守的秘密,就是为了这个而存在的吧...”

“...值得吗?”

“我不后悔...因为小桃乐丝终于可以站在阳光下刮起自己的风了。”

戴安娜听见所有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远,她睁大眼睛想看清面前少女的面容,却只是徒劳。

“姐姐...”桃乐丝轻声唤着,就如多年以前,她们一起躲在那偏远的小镇上时,她会在戴安娜温柔的微风中这样叫着她。

“嗯。”戴安娜也轻轻地回应着。

“姐姐...”少女的声音有些许颤抖,她在害怕,害怕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会如此回应她了。

“我在...姐姐会永远和桃乐丝在一起的。”

“姐姐?”

这一次,没有了回应。

“戴安娜,你这个骗子...”

少女低声呢喃着,泪水染湿交织的红发,恍若流淌的血液。

柏枝与荆棘的盘绕交错之中,红发的风之女王沉睡着,少女手中的火把点燃她沉睡的温床,恍若一场女巫审判。

跃动的火焰舔舐着她苍白的肌肤,亲吻着她美丽的面容。所有的过往,在烈火中燃烧,在最后化作一把灰白的残骸...这是一场女巫审判。

烈焰中,新生的红发的女巫,轻抚着手中简单精致的小匣子,她勾起唇角,笑得温柔,她只对她如此温柔,风吹过,拂去她的一声轻唤:

“姐姐...再没有什么能阻碍我们了。”

桃乐丝坐上自己那把扫帚,想起小时候的那个故事。

他们骑着扫帚,从世界的这一头,飞到世界的那一头...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