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8

也许,在魔族的眼中,岁月是漫长的,绯月下经久不变的荒芜与血腥乏味而令人厌倦。但是,岁月的确是一分一秒地在往前走着,踏出一步,便再也回不去原点。

千百年的时光,里斯还是没有学会合群,基拉度也没学会坦诚。很多的时候,里斯会一个人待在魔界寂静幽暗的森林中,只有基拉度会来打破这份平静。有时,碰巧遇到里斯在修习混舞法,基拉度会在一旁指点几句,更多的时候,是里斯安坐在林荫中,基拉度坐在他身边讲着外界的琐事。

芙洛缇与里斯不同,她是女王的继承人,尊贵的智圣女,为了得到与她一身尊荣相配的能力,她还有很多很多东西要学,见面的机会也渐渐地越来越少。有时,里斯觉得自己都快忘记那个美好的梦,忘记那个和他一起许下承诺的女孩。

生命中似乎只剩下了修习混舞法,有时里斯甚至觉得自己是这幽暗无光的森林的一份子,没有感情,没有知觉。唯有基拉度会为这片幽暗带来些许生机。

“停下吧。”

有一天,基拉度这样对他说。

“你已经足够强了,如他所期待。”

基拉度站在他面前,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在里斯面前他不必笑着,里斯不需要引诱亦不需要讨好,所以基拉度在里斯面前可以不用笑。

里斯明白基拉度所说的“他”是谁。

“你该离开这里了,第七魔徒----里斯。”

里斯下意识地转身看向视野所及的那条边界。

那里只有一片荒芜。

“你想等她。”

基拉度看着里斯,陈述道。

“你知道了。”

里斯看向基拉度,毫无波澜。

“可你等不起。”

“我知道。”

我知道,也许她再也不会来了...

“他回来了,为你而来。”

也伮,回来了。

里斯已经不是第一次面见也伮时的孩童模样,在魔界的暗无天日中,他长成了也伮所期待的样子,冷酷、强大。

魔王俯视着他的臣民,高高在上。

“从今日开始,第七魔徒里斯就是魔界的祭师。”

久远以前的话,一语成谶。

也伮看着除基拉度外魔徒们面上不可置信的表情,觉得有意思极了。

“谢陛下。”

里斯单膝下跪,接下那代表着魔界继承人权力的权杖,里斯觉得那颗在岁月中沉寂下来的心又开始缓缓跳动。

没有人能拒绝权力,在他们不知道要为之失去什么的时候。

里斯转身,高举起权杖,所有魔徒皆向着他手中的权柄躬身--包括基拉度。

在久远以前,在里斯还能被称为一个孩子时,在他眼中,为他带来魔徒这份尊荣的也伮是天外的神话,而基拉度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天际:基拉度的俊美,基拉度的强大,乃至基拉度的阴险狡诈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而每晚入睡前的故事与他手指的触感却又是那么的真实。

里斯还记得初次见面时,他拒绝了基拉度的礼物,那是一支黑色的玫瑰,而拒绝的理由是--他不喜欢黑色的花。

其实,里斯是喜欢的。

那是第一次,有人送他礼物。

所以他折下了带刺的茎,留下了那朵娇嫩的花。

然后,基拉度笑了笑,管他叫“无趣的小鬼。”

那是第一次,有人对他笑,纵使那笑并非善意。

后来,基拉度牵起了他的手,带着他一遍又一遍地走过那空旷寂寥的走廊,一次又一次为他讲着那些久远以前的故事。

里斯不知道基拉度为什么对自己好,也不明白如何讨人喜欢。里斯不问,基拉度便不说。

长久的岁月中,里斯只知道,基拉度对自己好,那朵无茎的花朵被他珍藏在他的第一个房间,最隐秘的角落。

所以,基拉度叫他离开他便离开,叫他杀人他便杀人,叫他变强他便变强。

唯有那个不切实际的愿望,那个和圣女一共构筑的梦,被他埋藏在不为人知之处。

现在,基拉度在他面前躬身,在魔界祭师的面前恭敬行礼。

他记忆中的基拉度不该如此,他本该是肆意张扬的,如同自由的弗拉明戈,而不是如此卑微地跪在也伮的王座之下。

也许,当有朝一日,也伮的权柄握在自己的手中,他可以给予基拉度所渴求的一切。

这个大逆不道的念头在他的胸中生长起来,便再也遏制不住。

“退下吧。基拉度,你留下。”

也伮的声音阻断了里斯的思绪。

众魔徒纷纷退下,只有里斯望着殿中那个身影迟迟不愿离开,直到乌丽将他拉出魔王的宫殿。

“陛下为什么要留下基拉度?”

乌丽只是用带着悲悯的目光看着那缓缓合上的殿门,又以同样的目光投向里斯,轻叹。

“谁又知道呢。”

华美阴森的宫殿里,黑暗中的王者饶有兴趣地看着跪在王座之下的魔徒。

“基拉度啊,他真是像极了那时候的你。”

基拉度没有回应,沉默是此时最好的应答。

“他眼中的欲望,还很纯粹。也许,你该多教教他...”

魔王仍旧轻抚着蜘蛛锋利的长螯,好似抚摸着情人温软的肌肤。

“像陛下教我一般么。”

沉默的魔徒抬起头来,深黑的眼直视着王的面容。

也伮笑了,有多久未见到这样的基拉度了?自从那双一向桀骜的眼中刻上恐惧,冷冽与尖锐被虚伪的笑容代替,久到他快要忘记自己曾是圣族最尊贵的王族,久到他觉得眼前这片黑暗才是他永久的归宿。

“你该告诉他,忤逆,是一项多么严重的罪行。”

王者缓缓伸出手,在空中虚握,随意的一个动作却似攥住了命运,自灵魂深处涌上的寒冷与碾碎灵魂的痛楚足以打碎一切。

基拉度无力地倒在地上,魔徒的生命与灵魂在魔王的面前不过是任其玩弄的工具。

痛,自灵魂蔓延而出,撕裂血肉,绞蚀神智,冷漠的王者走近,蹲下身,雪银的发丝拂在基拉度的颊上,那漂亮的手便覆住了他的唇,亦覆住了一切痛苦的呻吟,血液,自咬破的舌尖唇角蜿蜒而下,濡湿了王者白皙的指尖。

“安静些,我的基拉度。”

王者的语气罕见的温柔,温柔得如同凌迟。

基拉度已经什么都感受不到了,在痛苦中煎熬着,直到被榨干最后一丝气力,认命地躺在也伮的面前喘息。

一如既往。

王者的指尖,沾着血,轻划过基拉度的眼角,勾勒出一抹妖艳的弧度,他俯下身看着,像是艺术家端详自己的作品般,在许久后勾起唇角。他缓缓地剥开那繁复的礼服,如同久远以前他剥落下一个灵魂的骄傲;他在那白皙的皮肤上烙下一片片印记,如同曾经他为一双眼睛印下恐惧。

“安静些...”

他仍旧轻声说着,似是在说给基拉度听,那阴冷的目光却扫过紧闭的殿门,烛火一阵明灭。

“别让,外头的人听到。”


------------------------------------------------我是这章纯属扯淡的分割线---------------

总之,就是...也伮把基拉度给上了,理由是嫌他不听自己的话,我知道我完全没写清楚...意识流嘛,高斯模糊的处理嘛(都是写得烂的借口)

外边偷听的是里斯,也伮恶趣味让他听房了x,啊啊啊啊啊每次想写肉都觉得自己好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从今天起一定要丢掉良心不写意识流!!!
































评论(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