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7

四千年前,人界。

“伊莉丝,伊莉丝你在想什么?”一袭水蓝长裙的少女叫着着挚友的名字,将她自神游中唤醒。

“啊...婀莉亚,我、我才没想什么......”伊莉丝红着脸低下头,将手中攥了许久的玫瑰修剪好,放入一旁的花篮中。

“来让我猜猜,我们的小伊莉丝应该是有意中人了吧?嗯...是天族,还是人族?”少女的语调中透着愉快。

“才、才没有呢!你再这样说我可生气了!”说着,伊莉丝红了眼圈,十足是要哭的的样子,婀莉亚无奈只得妥协,她最见不得伊莉丝这幅泫然欲泣的模样了。

“好好好,你没有,我有行了吧...”要是真有就好了,婀莉亚看着伊莉丝默默地又把后半句话吞了回去。

伊莉丝这才又低下头去修剪她的那些玫瑰花枝,淡金的长发顺着肩头滑下,遮掩住她娇美的面庞,也遮掩住那一瞬她眼中闪过的复杂。

正如婀莉亚所言,伊莉丝是有意中人的。

不同于婀莉亚所言,伊莉丝的意中人,不是人族也不是天族。

他,是魔。

魔族生于混乱之中,贪婪好战,向来不为高贵守序的圣族与单纯善良的天族所接受,伊莉丝很迷茫,也许自己的族人姐妹们无法接受他。

艾兰多是个很特别的魔,伊莉丝一直是这样认为的,他俊美,强大,身为位高权重的魔界领主却无心于享乐与权势,反而是丢下自己的领地在人界乃至圣界游历,初见并不像童话书描写的的那样美好,那魔在被自己以天舞法打伤后不像其他魔类奔逃反而微笑着凑过来邀请自己共舞一曲,伊莉丝被他那轻佻的态度气到,额外又赏了他一记天舞法,之后看着伤痕累累倒在她面前的魔,伊莉丝还是止不住心软将他带去居所疗伤。

从那以后,艾兰多就缠上了伊莉丝,在伊莉丝的默许下,艾兰多时常远远地看着一袭红裙的伊莉丝在自己的花田中种下一簇簇娇艳欲滴的玫瑰,后来,艾兰多时常会带着各色的玫瑰花苗“路过”伊莉丝的门前,询问她是否需要帮助,只要得到她的肯定,艾兰多一贯的微笑就会灿烂许多。

再后来,艾兰多常常来拜访,每次都会为伊莉丝送上独一无二的礼物。

伊莉丝发现,自己渐渐喜欢上这个不太一样的魔了。

“伊莉丝,这个送给你。”

黑发黑眼的青年抱着一个漂亮的人偶娃娃,小心翼翼地递给伊莉丝,那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有淡金色的鬈发,海一般蓝的眼眸,和红如玫瑰一般的裙子。

“这个...是送我的?”伊莉丝有点懵,她早已过了玩娃娃过家家的年纪了。

“你不觉得,她很像某个人吗?”

“嗯...说起来,是有点眼熟啊...到底是像谁呢?”

“哈哈哈,不就是像你嘛!”在伊莉丝苦思冥想的时候,对面的魔已经笑得直不起腰。

“不准笑!你听见没!我说你,不、许、笑!”

“好好好,别打这儿...疼,唉哟我不敢了我的大小姐...”

在一番折腾后,艾兰多率先投降,两人并排躺在伊莉丝的花田中,铃兰轻搔耳廓,玫瑰的芬芳在呼吸间流淌。

“伊莉丝...”艾兰多轻声唤着爱人的名字。

“嗯?”

“跟我回魔界吧,我知道你们天女不喜欢阴暗的地下,但我想带你去看看...”艾兰多越说越小声,生来就沐浴在阳光下的女孩也许会想也不想地拒绝他吧。

“好啊。”伊莉丝听见自己这样说,她觉得自己或许是疯了,竟然会接受魔族的邀请跟他去暗无天日的地下。

也许...也没有想得那么差。

伊莉丝看着艾兰多俊美的侧脸,魔界绯红的月光下,纯黑的玫瑰花静静开放着。

“你喜欢玫瑰...可惜魔界的土地实在种不出其他颜色了。”艾兰多从身后拥住他的爱人。

“我很喜欢。”

“伊莉丝...”

“嗯。”

“想不想做王后?我做国王,你就是我的王后...”状似玩笑的话,艾兰多却说得很认真。

“好啊...”伊莉丝也很认真地答应他。

艾兰多真的做到了。

那天艾兰多带着一身伤与一个王位回来,他对伊莉丝说:

“嫁给我。”

伊莉丝答应了。

从此她成了魔王的王后,有了一个家,一个孩子,他为那孩子起名叫基拉度。她会温柔地照看着孩子,看着他为她栽下的满园玫瑰。

不久后,艾兰多死了,那座漂亮的庄园被埋没在一片血雨腥风之中,那是魔界本该有的样子,是艾兰多撑起的保护伞使它看起来无限温柔。

伊莉丝这才想起,自己都快忘记战斗与杀戮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那一天,伊莉丝带着基拉度回到了人界,回到了天族。她漂亮的容颜上不再展露笑容,如同盛放中骤然被冰封的花朵,失去了它所有的活力,却仍然保留着美丽的表象。

基拉度像极了他的父亲,伊莉丝知道或许自己该尽一个母亲的责任,但是胸腔里跳动的那颗心已经很累了,不想再起一丝波澜。

天族中,只有女性能够继承强大的天舞法,这也是圣魔天人中独天族又被称作天女族的原因。

基拉度,只能是魔族。

“你走吧,去魔界。”

十二三岁的少年看了看他,眼中没有波澜。

“好。”

伊莉丝递给他一个盒子,那是曾经她最钟爱的风景,盒子中,静静躺着一支干枯的黑玫瑰。

“去吧,如果有机会,夺回你本该拥有的一切,魔界才是你能展翼的所在。”

基拉度转身,没有再说什么,伊莉丝就看着他越走越远,就如那一天的艾兰多一样。

后来,魔界多了一位强大的领主,他打败了上一位魔王,却在夺得了那座漂亮的宅邸后销声匿迹。

圣界,高大俊美的青年随意倚在古老巨大的花树之下,银白长发散落在层叠花瓣之上。

“殿下真是悠闲啊。”黑眸黑发的少年骤然出现在树后,不紧不慢地出声。

“为什么不按我说的做。”似询问,却无询问该有的语气。

“也伮殿下也知道,魔王这个名号,对于真正有实力的领主们来说不算什么...”

“基拉度,我只需要一个“魔王”,所谓服从,我不需要。”

“看来殿下还是放不下您那位同胞姐姐啊。”

青年静静地听他说完,然后笑了,笑得温柔,他站起身,动作优雅得无可挑剔,在基拉度还不及反应之时,也伮的手已经按在了他的脖子上。

“基拉度,记住你的身份,我既然可以帮你拿回你父亲的东西,就能够随时收回来。”

“殿下现在还需要我。”基拉度看着他,漫不经心地说。

“是的,趁我还需要你...”也伮看着他领口上绽开的那朵纯黑玫瑰,笑了笑,俯下身在他的耳边送上他早已准备好的礼物,回敬他对自己的不忠。

“天女伊莉丝,死了。”






评论(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