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皇悦】醉龙吟·暗潮



“不知陛下邀吾前来所为何事...”


尚风悦握紧了手中的折扇看向龙殿之中的王者,醉饮黄龙与他的父亲生得很像,气势上却是不同,上天界之主不仅只是一界之主,更代表了上天界在四魌的绝对权威。


“御圣主可知晓上天界两大皇族的源始?”龙皇很随意地问道,似乎对婆罗堑的战事毫不关心。


“四魌天树上联九天,下接幽冥,收化上天灵气为四魌天源,荣养周界万物。上遣龙神御天,神人悦神共守天源,龙神之后为御天龙族,神人之后即悦神圣族。”


自儿时便已从父辈那听过无数遍的故事,而今复述起来倒也容易。


“既然御圣主明白守护四魌天源为两族共责,那么...是时候请悦圣主一行神人之责了。”


“这...”


慈光之塔,王城。


“界主!怎能容许上天界军队通行吾界边境!”


“军尹稍安勿躁,界主如此安排一定自有原因...”


无衣师尹面无表情,拢袖站在王殿一侧看着军尹焦急的神色自觉好笑,慈光之塔兵力薄弱四魌周知,碎岛扰境时也为见这位大人如此焦急,如今上天界入驻边境却是如此...


“军尹认为,以吾界兵力与碎岛正面交锋,可有胜算?”天舞神司淡笑问道,将众人反应收入眼内,臣子当面顶撞,弭界主这界主当得也够憋屈。


“这...楔子你!”


军尹的反应众臣皆心知肚明,养尊处优的慈光之塔,正面对上全民皆兵的杀戮碎岛,基本...绝无胜算。


“军尹大人,天舞神司虽是个闲职,却代表慈光之塔最高位祭司,大人直呼其名未免失礼了...”无衣师尹从旁提醒道,军尹不再作声。


“哈,若是火宅佛狱能攻下杀戮碎岛...那又有何理由过不了慈光之塔?再者,上天界为四界之首,历代掌管四魌天源,吾怎能拒绝龙皇如此合理的请求呢。”弭界主仍旧是一副笑面,缓缓言道。


“可界主...”


“念在军尹一片忠心,吾允你携精兵三万驻守边境,上天界方会予你协助...相信龙皇亦不会不答应吾这合理的请求。”


“这...谢界主。”


看着阶下叩谢跪恩的人,弭界主眯起眼,微微勾起嘴角,一旁的无衣师尹低首默不作声。


待下朝,众人皆已离殿。


“界主对军尹是何打算...”无衣师尹低声问道。


“你吾都明白不是么。”


上天界,御天龙宫。


尚风悦自气势恢宏的王殿缓缓步出,龙族的居所向来金碧辉煌与悦神圣族的高雅简朴大不相同。


醉饮黄龙是在此间长大的...看起来本该尽享尊荣的大皇子如今已在战场上,倒是自己,还是这般无用。


尚风悦下意识握了握藏于礼服大袖中龙皇交予的御神残卷,看向天树神殿所在的方向,眉宇间染上忧色。


希望杀戮碎岛不要败得太快...


“圣主,慈光之塔传来急报!”看到传讯的侍者时,尚风悦心下便有几分不安,想来又觉得不会如此巧。


“讲!”


“婆罗堑...破了。”


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尚风悦苦笑。


“长老们是否已知晓此事?”


“回圣主,长老们选定...明日出征。”


“明日么...”尚风悦有片刻怔愣,想起雪地中涟漪圆圆的笑脸,与她年轻的父亲,竟然如此快地就要分开了,而自己就是那个拆散人骨肉的坏人。


“那么,赶今晚,吾会主持祭祀...”


愿天佑吾族人,平安归来。


寂静而华贵的御天龙宫,龙皇淡然听着传令使臣回报战况。


“陛下,婆罗堑被破...雅迪王已拟书求援。”


“杀戮碎岛之王求援...难得。传令炽焰赤麟可主动出击。”


“是。”


龙皇目送其远去后便看向明黄帷幔一处。


“也该出来了吧。”


一个人影自帷幔后走出,缓缓走至王者面前躬身行礼。


“劳烦陛下了...”


“长老请托,吾怎能不应,况且...吾亦需要助力。”


“多谢陛下,族中事务繁忙,吾便先告退了。”


“长老请。”


-------------------------------------------------继续我口胡式的更新--------------


果然不适合写长篇的啊,感觉词穷了都,坑刨得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埋上了。


进度好慢。


写得好差。


心好塞...嘤嘤嘤。


明天假期就结束了...嘤嘤嘤嘤嘤嘤嘤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