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皇悦】醉龙吟·故梦



战火燃起得比尚风悦所设想的还要快,火宅佛狱乘碎岛不备出兵婆罗堑,幸而杀戮碎岛擅长征战,现下虽然损失严重却还未达到失守的境地。


龙皇对火宅佛狱早有防备,慈光之塔虽然仍旧未有行动却默许了御天龙族的军队通行驻扎在慈光之塔与碎岛的边境。如今御天龙族既已出兵,悦神圣族作为盟族不可能置身事外,为增兵备战一事,尚风悦已有两日未曾阖眼了。


“圣主,如今龙族军队驻扎于慈光之塔边境,您看咱们需要加派多少族人?”


“以龙族所出兵力为准,每一什出一名族人。”


“这...会不会太多?悦神圣族本就人口稀少...”


“若以强悍著称的御天龙族让他们眼中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悦神圣族死在前边,那龙皇也可以不必做上天界之主了。”


尘长老在一边打着哈欠帮尚风悦解释道。


“圣主,后备物资的供应...”


“圣主,族人的分配...”


尚风悦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暗,耳畔族人们的争论声仿佛也离自己越来越远,他试图听清他们说了什么,却敌不过眼前覆盖下来的黑暗。


“圣主!”


“圣主!您怎么了?!”


“圣主,您醒醒!”


尚风悦就在议事中当着众长老臣下的面倒了下去,惊得尘长老从一边揪起自己曾任医官的儿子就跑过去诊治。


“回父亲...哦不,回长老,圣主只是这几日未得休息,疲累过度......”


“原来是睡过去了...”旁边一位女长老在一旁喃喃道。


“正值多事之秋,圣主的安危关系到吾界及两族的未来,便先让他休息一会吧,琐碎的事就先交给我们这些老骨头吧。风清,带圣主去休息吧。”


“尘长老,不告诉他真的好么...他总一天会知道,御圣主存在的意义。”


“那便等到瞒不下去的那一天吧,至少在那之前,他还可以如此安然地睡下去。”


尚风悦做了一个梦,梦里是无边无际的湛梅树林,纤弱的湛蓝花朵开满枝头,映着天空的颜色,轻风拂过枝头,几片花瓣缓缓落下,融入雪中。


一柄折扇展开又合上,轻挑起被繁花压低的树枝,一身天青华服的男子自花树间探出身来,他弯下腰,又自花丛间抱出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美貌的女子跟在其后,那女子抬头看向尚风悦所在的方向,微笑着开口。


“风悦,快跟上来啊。”


“嗯,母亲。”


“兄长,来陪我玩嘛~”小姑娘上前揪住尚风悦的衣角拉着他走进雪地里。


“你是...”


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哈哈哈,风悦你是睡糊涂了吗,连自己的小妹都不认识了。”男子以折扇掩面,笑起来却全无那般风雅。


“父亲您在说什么呢,吾...何时...有的妹妹......”


吾的小妹...


吾的小妹...


似乎忘记了什么...


一定要记起来吗...为什么不想记起来


吾的小妹...


吾的父亲...


吾的母亲...


早已不在了啊。


“风悦,你想起来了。”女子低头抱起开始哭泣的小姑娘,一滴泪自她颊上滑下。


“想起来了,就该走了。”男子走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


“风悦,要好好活下去。”


面前的男子缓缓地倒了下去,血液自心口处涌出,一点点染红天青色的华服,染红鲛绡绣成的湛梅族徽,女子伸手捂上怀中稚儿的眼睛,转身沿着来路离去。


满林的湛梅悉数化作血红,自枝头零落,尚风悦感觉手中有什么东西在隐隐发烫。


一把折扇,静静地躺在他的手中。


展扇,一枝天色的湛梅悄然盛放。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尚风悦睁开眼,手中果然仍握着那把折扇,起身向窗外看去,一个小小的人儿站在梅树下,念着伤春的诗句,将凋落的花瓣拢成小山,尚风悦整整衣服,走入院中,小人儿听见身后的动静,转身就朝他跑过来。


“大哥哥你醒啦!”


兜帽随着小人儿的动作滑下,小人儿有一头乌黑如墨的长发,脸颊与手指都冻得红红的,是个漂亮的小姑娘,让尚风悦又想起自己那个糟心的梦境。她跑过来,一头栽进尚风悦的怀里。


“大哥哥你真香,和娘亲一样好闻!”


小人儿把头埋在他的衣服里,蹭来蹭去,正当他局促不知所措时,一人站出来帮他解了围。


“涟漪,不得对圣主无礼!”


“爹亲~”


小人儿立马放开他投入了那青年的怀抱。


“你就是尘长老的儿子啊,女儿都这么大了...”


尚风悦看着被青年三言两语打发回去种花的小姑娘,与青年坐在门口闲聊。


“是啊,涟漪长得很快,也许不久之后就会是和她母亲一样的美人...只是,不知道她将来会嫁给什么样的人。”


“你也要随军队出征吧,放心,一定可以看到涟漪长大出嫁的。”


“圣主说得是,要是将来谁敢对涟漪不好,圣主一定会帮在下讨个公道的对吧。”


“哈哈哈,那是当然。”


很快,这份清闲就被传讯而来的侍者打破。


“圣主,龙皇邀您往御天龙宫一叙。”


--------------------------------------------------------------------------------------


这一章仍旧没什么重点,就是几个明显的不能再明显的flag...


这篇写得好烂...感觉要写不下去了心塞。T^T





















created at 03/10/2016

评论
热度(8)
  1. 海东青墨染清茗—污茶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