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殢师】七日

第一日




一切都像是梦。

我该是死了吧,死了都能觉着痛这是生前作了多大的孽...

无衣师尹躺在床上,望着白底描金的天花板如是想道。

不过如此低调奢华的天花板,还有这种莲花纹样,这世上也只有素还真了。无衣师尹轻叹,试着挪了挪左臂,一阵撕裂的痛感准确无误地传达到神经中枢。

看来不是梦。

身旁是一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医疗仪器,耳畔除了仪器运行时电流的细微声响就只有血液滴入输液管的嘀嗒声。

原来自己还活着,生命有时短暂脆弱地令人叹息,有时却是顽固得使人惊奇。因失血而虚软的身体使不上半分力气,无衣师尹在尝试无果后,只能对着素还真奢华的天花板展开回忆。

当屈世途进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幅景象:无衣师尹惨白着一张脸,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间或眨一下眼才使屈世途确定这人还活着。

见有人推门进来,无法起身也无法开口说话的无衣师尹勉强扯动嘴角,给了屈世途一个算不上微笑的微笑。

说实话,屈世途是不喜欢无衣师尹的。他与早年的素还真太像,一般狠绝的手段,一样如沐春风的感觉,如上好的鸩酒,入口醇香,咽下却是穿肠入骨。他与素还真又太不像,苦境的江湖纵然凶险万分,却没有四魌那般森严到扭曲的制度与无形之中的压抑,所以素还真可以成长为苦境的无冕之皇,渐渐收敛起昔日的锋芒,处处思量亦处处留有余地。

正是如今的素还真如此,屈世途才更加担心他在无衣师尹身上吃了暗亏,不过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素还真看人的眼光向来是他人比不上的。

苦境多风雨,总有素还真在操心,一年到头在家的日子也屈指可数,唯一的儿子素续缘也一年到头见不上几面,无衣师尹这个义弟要是就这么死了,他怕是更难受吧,想到这里屈世途又为自己的好友揩了两把辛酸泪。

“你伤得不轻,素还真把你带进来的时候蹭了一身的血,素还真在你这足足守了两天,我们都以为没救了。没想到啊...总之你这两天就安心休养,素还真说你好得很快,也许过几天就能下地了。至于你的胳膊...是真的伤筋动骨,要多养一段时日,未来能否全好也不确定。”

无衣师尹轻轻地眨了眨眼,示意自己知道了。安静下来的无衣师尹与往日的样子有很大的区别,屈世途想起素还真曾跟自己说的,无衣师尹的学生眼里都带着一点与世俗不合的纯净,无衣师尹亦然。起初自己并不明白这样一个机关算尽太聪明的人是怎样能被看出纯净来,如今却是有点懂了。

清晨的阳光穿过轻薄的纱帘映进屋子里,那双晕着天空颜色的眼睛向着阳光看过去,细密的睫毛在眼睑上投下浅淡的阴影。

若这人不曾沾染江湖,若这人手上不曾染血,若这人不过是一位平凡的老师,每日教教学生,做做学问...

那他也不会是无衣师尹...屈世途已经可以想见素还真会这样对他说。到最后也不过一声叹,他老屈见过太多这样的人,惊才绝艳却也有着太多遗憾。

“你先休息着,我发消息给素还真,看他今晚能不能赶回来...对了,他说了,无论你之后能不能再醒过来,无衣师尹这个人都算是死了,下辈子,别活得那么累。”

死了...吗。

死了好啊,不过无伤,该怎么办呢...

困意再度袭来,无衣师尹缓缓闭上了眼。

与此同时,苦境。

殢无伤觉得这一切都像是梦。

一夜之间,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了那个人的温度。雪停了,白色掩去了他一切存在过的痕迹。

慈光没有信仰,人死了,就是什么都没有了,无需纸钱买来世,不过寻处风景尚佳的地方葬下聊表哀思。曾经他的世界只有一片黑暗,直到那只白蝶翩然而来,带给了他人世的第一缕色彩,他曾以为世间都如她般美好,不想是他看错了,人世色彩纷杂,却比那纯粹的黑暗可怕得多。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守着那只小小的白蝶,有时她会什么都不说,有时她会笑着和他谈起自己那忙碌的哥哥,叫他书呆子。

实际上她的哥哥不但不是书呆子,反而精明得骇人...两兄妹,都是骗子,而他就是那个被骗了还乐呵呵的傻子。

后来白蝶死了,在火中化为灰烬。

再后来,白蝶的哥哥也不在了,最后一次见时那人曾问他:

“我死了你会怎么办?”

是啊...你死了我该怎么办。

有个傻子,明知道是骗局,却仍然甘之如饴;有个傻子,离了骗子就忘了该如何活下去。

妖应轻轻地自背后环住他,纤手捂上他的眼。

“想哭就哭吧,侬不会笑你的...”

“我会为他报仇。”

“嗯?”妖应不明白他的意思。

“我答应他了...”

我答应他了...

你若是被杀,我会为你报仇!

------------------------------------------------我是话废没重点的分界线----------

所以这章的重点在哪呢?

...还是没重点啊

所以这章甜了么?

你看师尹这不没死嘛~虐一把无伤而已,谁叫他恶趣味总是气师尹来着...

人总在失去后才明白珍惜。比如前段时间因为抑郁症离开的人,生前没有多少人关心,在死后才开始为人所挂念,这样的事情太多,也许人就是只有知道了痛才会明白失去了什么的生物,还总不长记性...

又跑题了...最近受了刺激,于是变勤快了,各位有没有很开心?

哈、哈、哈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