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1

黑亮的皮鞋毫不容情地碾过血红的玫瑰,芳馨的汁液自伤处点滴在深紫地毯上印下暗色的疮疤。桀骜不羁的弗拉明戈,伴着鞋跟击打地面的节拍旋转,停顿。

无声的弗拉明戈,是无声的自由与哀戚,如暗夜里盛开的黑玫瑰,静默而妖冶。

无人问津的美丽,悄无声息的动人。

“哦,你今天如此有好兴致,怎么不叫上我们一起?” 角落里,妖冶的女魔抬眼微笑,不紧不慢地迈步而来,白皙修长的双腿随黑羽勾勒的裙摆摇曳若隐若现,如古埃及神殿里魅惑慵懒的猫。

黑羽扇缓缓划过面颊往下扫至胸口,嫣红唇角勾起,白皙指尖贴上颈间脉络,迈步错身间是森巴的妖娆与热情。

“基拉度,来共舞一曲如何?”女魔发出邀请。

“乌丽,我可一点也不擅长双人舞。”基拉度向下拉了拉帽檐,后退一步与女魔错开距离。

“基拉度你总这样拒绝女士的邀请,真是绝情。”女魔皱了皱眉,做出一脸痛心的表情。

“七魔徒中唯一的女性,要是我接受了这位女士的邀请,陛下会不开心的。”

“基拉度,别说笑了,陛下极度厌恶女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我能作为魔徒之一站在这里已经是运气不错了,哪敢指望别的呢...”女魔又恢复了那幅慵懒妩媚的样子,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的黑羽扇子。

“乌丽,与其在这与我消磨时间,不如去看看新来的小鬼,好心提醒你一句,陛下现在还没有继承人呢。”

“你是说里斯?”女魔想了想那还是少年模样的年轻魔徒,与阴沉邪肆的魔王,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自然,那小鬼是被陛下亲自带回来的,在这个年纪就被授予魔徒身份,虽然陛下还未明说,指不定未来咱们的祭师大人就是他了。”基拉度的手指修长灵活,黑玫瑰在他指间旋转,完美避过那剧毒的花刺。“...而且,陛下不可能一直把那小鬼亲自带在身边,乌丽你好歹算是个女魔徒,也许有机会指导咱们未来的祭师大人哦。”

“基拉度,枯龙总说你满肚子坏水,真有这种机会,你就不会如此告诉我了。”

女魔转身,扬扇。基拉度再抬眼,已是空无一人,唯一片鸦黑羽毛落在身侧。

“难得好心一回,却没人领情。”基拉度温柔抚摸过手中玫瑰细嫩的花瓣,低声呢喃。

基拉度不由开始回想第一次见那少年魔徒时的样子,那双眼一如其他魔族蕴着深渊般的暗与沉,恍然间却似乎能从中看见青空,自魔族跟随也伮沉沦地底后,寻常魔类终此一生,也难见天空,自喧嚣杀戮中生灭的又怎能明白安宁快乐的滋味。

但是那少年不一样,那双眼睛很安静,没有多少情绪浮于表面却也并非空无一物。

有意思的小鬼,他如是想。

少年的身形还很单薄,要低头才能与他的视线平齐。基拉度俯身看着他的眼睛。

“第七魔徒,我是第四魔徒基...”自我介绍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里斯。”少年开口。

“我叫里斯,你叫基拉度,第四魔徒,我知道。”停顿片刻,少年补充道。

原来叫里斯啊...基拉度自怀中又拿出一支黑玫瑰递到少年面前。

“就当作是见面礼。”

“我不喜欢黑色的花,不过谢谢。”

少年接过那支黑玫瑰,折下那满是毒刺的茎杆扔在一边,只是捧着那花转身离开。

基拉度看着地上被丢弃的茎杆,指尖魔力轻点,那花枝又生出一朵玫瑰来,是夜空般幽暗的蓝,一如里斯眼中的天空。

“呵,不喜欢黑色的花吗,真是看错了啊,无趣的小鬼....”



———————————————————我是丧病的分界线————————————————

做梦也没想到,会去看舞法天女这种辣眼睛的儿童片.....然后愣是被反派圈粉,最后沦落到直接自产自粮,而且还产得如此快(说好的要卡文一辈子呢!)

打脸真是啪啪啪的,未来呢...等我内心对于儿童剧反派被我弄来凑成cp(想想以后这cp要叫里脊吗,想想还有点小兴奋)的一点点负罪感下去了,我可能要着手写个肉啥的...年纪小的请自动回避。

最后,各位,听说过安利吗?

欢迎加入本邪教...喵~























评论(17)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