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醉龙吟·风雨欲来(下)

醉龙吟·风雨欲来(下)

御天龙族与悦神圣族自古以来为统御上天界的两大王族,御天龙族骁勇善战,悦神圣族则精于捭阖纵横之道。
御天龙族之主被称为圣龙主,悦神圣族之主即是御圣主,因为只有这其中一人才能登上皇位,得到称皇的资格。

历代上天界之皇,都是由竞决产生,胜者得以接手整个上天界的号令之权,继承上天界创世以来的王者神力与号世圣剑。

当今皇者,是圣龙主,或者该称呼他为御天龙皇更为贴切,龙皇正值盛年,本来以醉饮黄龙和尚风悦的年纪资历,竞决怎么也落不到他们头上...只是先任悦圣主的忽然离世,与龙族嗣君的降生使本来均衡的格局产生了变化。

同御天龙族的五龙胜景相比,悦神圣族的子嗣稀薄如同讽刺。若将上天界比作是船,两大王族就是掌舵的人。

然而现在,舵已经偏了。

若要这掌舵的权力回到悦神圣族手中,最快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自己夺得皇位...

尚风悦遣退侍者,为自己又倒上一杯酒,他的手不是很稳,不免溅落些许在桌上,引来湛梅停驻,饱饮酒液的梅花褪去了天青的色泽,却回不去雪白的纯粹,只是一片失去生机的萎黄。

尚风悦只是慢慢地,一杯接一杯地喝着,好像他喝的不是酒,而是水。心底有一片酸涩渐渐渗透肺腑,即便喝再多的酒也压不下。

视线渐渐迷朦时,尚风悦笑了,想当初自己一度为自己的好酒量自豪,还拉着那只蠢龙拼酒,如今才觉得量浅
的人真的很幸福...至少要把自己灌醉不需要喝这么久。

他想要伸出手再去拿酒壶,不料手却抓了个空,正有些不甘心地在桌上乱摸一气时手忽然被人按住。

“别再喝了。”

“你谁啊!凭什么管吾...”尚风悦回头正要看看是谁这样大的胆子敢抢了自己的酒,入眼处那段明黄袖角却让他什么话都再也说不出来。

“吾回来了...”

印象里那个总是笑得满面傻气的年轻人这一次是真正长大了,面孔上有了刀刻斧凿般硬朗的棱角,举手投足间流露的皇者气度越来越接近多年前那个小豆丁满月王宴上的不世皇者,这是尚风悦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如此之快。

“...…醉饮...黄龙?看来吾真是醉得糊涂了需要再喝一杯清醒一下...”尚风悦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明明就很清醒,为什么非要装做醉了。”仍旧是一针见血。

“是啊,分明清醒...醉饮黄龙,你说要是有一天坐在如今龙皇位子上的是吾,你会如何?”尚风悦仰起头不出意料地看着那龙眉头皱的更紧,若是从前他定然会以此调笑一番,如今却是没了气力,只是看着那张逐渐染上王者色彩的面容,希冀着一个基本不可能的答案。

“...吾不知道。”良久的沉默后,龙如是回答,其实他明白,无论将来那王座上坐着的是谁,他和尚风悦之间隔着的都不止两个王族,还有王权,责任,兴衰与荣辱。

“这样啊。”感受到钳制自己的手渐渐松了力气尚风悦忙把手抽了出来揉着被捏痛的手腕,眼神放空看着上天界深湛的天空与同天一色的湛梅缓缓落下。

梅瓣悄然落在他乌黑的发上,再颓丧地滑落下去,安静地被埋在雪地里,无声无息。

尚风悦抬起形状完美的手扯住一缕白发,往下拉了拉,醉饮黄龙有些吃痛却没挣开顺着他的动作弯下腰来,两张面容贴得很近,醉饮黄龙可以感受到尚风悦微暖的、带着酒香的呼吸拂过他的颈侧耳畔,一丝异样的感觉自腰侧攀上耳廓。

尚风悦明艳更胜女子的面容近在眼前,鸦青长发有些凌乱地散在肩头,漆黑的瞳仁深不见底,失了往昔的笑意,蓄着几丝很淡很淡的哀伤...直到许多年后,醉饮黄龙见过了很多人经历过许多事才明白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快要溺死的人努力抓住最后一丝救命稻草的绝望。

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尚风悦,似乎一眨眼就会消失一般的尚风悦,一时怔愣间听见耳畔很轻的一声笑,随即而来的动作彻底让年轻的龙族嗣君无法思考,带着浓醇酒香的温软覆上他的唇,温柔地啃咬舔舐着并不深入的一个吻,却足以叫人意乱情迷。

尚风悦的手微凉,插入龙族整齐束起的雪发间拔下束冠的金簪,任那琳琅华冠与珠饰随着散开的发滚落一地,无声没入雪地中,指尖顺着鬓发耳廓向下游移,轻轻点过喉结滑入里衣,剥开层层缀金华服抚过龙族结实有力的腰线。

尚风悦明显得感觉到龙族的呼吸又粗中了几分,肺里本就所剩不多的空气似乎也要被这一吻所耗尽。

只是...不想放手,死也不想放手...

尚风悦缓缓抬起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有些颤抖地解开自己的外衫,只余一件单薄里衣站在雪地里,呼吸滞涩逼得他不得不松了口,放开完全呆住的龙族大口喘息着,身体却仍是不死心地向着醉饮黄龙靠过去,环住那具温暖的身体,紧紧相贴。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不如往日般温和的声线,带着几分压抑的沙哑,醉饮黄龙抓住那只在自己腰侧作乱的手。

尚风悦笑了,却是趁龙不注意贴上他耳侧。

“吾自然知道...吾是在,点火啊。”

尚风悦乌若点漆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玩笑之意,说的,却是让醉饮黄龙觉得最像玩笑的话。

“要吾,醉饮黄龙。”

于是某只纯情的龙快要被搅成一锅粥的脑海里,一根名为理智的弦...终于,还是断了。

---------------------------------------------我果然应该给这章起名叫云雨欲来---------------------------------------------

别在意这个不和谐的肉啦...
极道先生心情不好嘛,心情不好就会冲动,一冲动可是会干出自己都后悔(大家喜闻乐见)的事情哦~
于是...下一章大战真·序幕...吧
想看肉的小伙伴们,肉我打算作为番外插进来,先正式剧情吧,一肉卡十天的我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