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皇悦】《醉龙吟》

醉龙吟·遇

雪水浸湿衣衫,在白衣上润泽出一片片花迹,绵延寒意贴着肌肤,一寸寸透体入骨,雪中的人仿若感觉不到冷似的,只是缓缓打开折扇,接着迎风落下的梅瓣与雪花,轻声念诵着常吟的诗句:

少独知音绝,返归尚白雪。
人皆笑风狂,谁奏神人悦。

身下雪被化开,渗入泥土,泥尘汲了雪水之后呈现出更加深沉的颜色。尚风悦随手丢开扇子,侧过身,就着先前的姿势,徒手挖着梅树下这唯一一处裸露的净地。

自认高雅的极道先生,此时的姿态动作,意外的...不雅。

不一会,地面上就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坑里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坛子,准确的说是一个酒坛。先前用来裹着坛身的绸布已多半腐坏,不知在地下埋了多少年。

抓起地上浮雪,细细洗净了手与坛身,他一把拍开泥封,就着凛冽寒风饮了一大口,辛辣自唇齿、喉间一路烧灼下去,呛得他湿了眼角,烈酒却缓缓自胃里升腾起暖意,温暖的,好似千年以前,那只蠢龙残留在他指端的体温。

说起来...自己其实是怕冷的。

尚风悦一口口饮着那坛陈酿,他本不是贪杯之人,只是今天,格外眷念酒里那份暖意。

“单刀残躯饮寒风,今朝有酒醉黄龙...如今,有些明白你这句话的意思了。”

尚风悦望着天空,只见一片纷纷扬扬的白,轻举手上酒坛。

“敬,我们的过去...”

一饮而尽。

尚风悦的过去,要从很久以前说起...

很久很久以前,在醉饮黄龙还不是龙,甚至连个蛋都不是的时候,尚风悦就已经是御圣主了。上天界的两大王族里,御天龙族骁勇善战,执掌上天界至高军权。御神圣族则精于异术韬略,执掌上天神权,出谋划策。

御神圣族虽为上天界两大王族之一,但在年轻的御圣主尚风悦眼里,御神圣族在上天界这个龙族满天飞神兽满地跑的地方...简直普通得非同凡响,除了掌握有大量奇闻异术以外,唯一可以称道的就是御神圣族犹如神赐一般漫长的生命。

“年轻”的御圣主尚风悦也不例外,十五六岁少年的外貌下,是一颗跳了两百多年的老头子的心bu。尚风悦的确是位年轻的御圣主,也许是上天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御圣主,只因为他的父亲,死得格外的早。

没有人,或者龙,或者随便什么知道御神圣族究竟可以活到多久。其原因,一是寻常生物根本等不到其死去的那一日;二就是很少有御神圣族会愿意活到自己寿终正寝的那一日。

随着漫长岁月而来的,是漫长无边的寂寥,御神圣族注定只能成为他人生命里的过客,或是别人成为自己生命中的过客。长生,美貌,不近世俗,在他族眼里,就是此近神之族的代名词。

实际上,作为以智谋和术法闻名的御神圣族内心最是细腻敏感.....这也就造成了其在四魌诸界中,一直居高不下的自杀率。尚风悦的母亲是个例外,她在生下尚风悦的妹妹后,再也没有醒过来。

尚风悦那时曾偷偷看过那个小妹妹,全身黑紫的,肢体扭曲着。长生之族的血液并没有在她的身上发挥应有的效力。小小的、冰凉的身体被放在她同样冰冷的母亲旁边,尚风悦的父亲只是紧紧牵着他的圣后的手,面无表情。

于是在尚风悦可以独自去参加祭祀时,他的父亲就离世了。长老们是愤怒的,却也无可奈何。只是一遍遍地告诉新一任的御圣主。

“千万不要像你的父亲啊....”

他们都这样说,只有活过了一代代的老仆,会在修剪园里的梅枝时轻叹。

“他只是活得太累...”

其实尚风悦并不在意这些,难得御神圣族出了个没心没肺的人,长老们大喜,觉得这一任的御圣主有望多撑个几千年,自己可以安心去死了。

于是那几年,御神圣族的人口降得有点快。

尚风悦这个御圣主也是当得无所事事,无非是族里多出生了几个孩子,又多死了几个活够了的人。

于是年轻的御圣主尚风悦,在穷极无聊中过完了成为御圣主的前一百年。百年,对于御神圣族来说不是很长,也不是很短,却足以让他触碰到时间海中那份比死亡还要深邃的寂寞。

那年,正值御天龙族长子出生。尚风悦受邀参加未来王储的满月酒,五爪金龙之尊的孩子,能力非凡,已能化成半人之身。受邀来宾皆为皇子赠上礼物,以供抓周,尚风悦并没有仔细准备,只是拿出惯常使用的白玉盏。刚放下手中物什,小人儿就往他这爬来,一把把白玉盏塞进怀里,顺便抓住他的手就往嘴里送。

一边以柔软的牙床轻轻咬着他的手指,一边冲着他傻笑出声。洁癖甚重的御圣主被那一笑恍了神,一时竟忘了把手抽出来。

与御神圣族不同,御天龙族的孩子成长得很快。在那之后,尚风悦再次见到御天龙族的皇长子时,他已经是成年的模样。虽然还有几分青涩,但从那硬朗眉宇间已可知其未来的不凡威仪。

“天尊,久见。”尚风悦合上折扇,向那人微笑致意。

“你...何时见过吾?”天尊皇胤明显有些慌乱,方避过宫里人耳目初次逃家的龙族嗣君没想到自己如此快的就被面前之人认了出来。

尚风悦想着初次见面小豆丁模样的龙族嗣君,对比面前一脸窘迫的年轻人,忍不住笑出声来,一开始还有几分身为御圣主的矜持,后来却是抛了身份笑趴在桌上,捂着笑痛了的肚子。

“你没事吧!”不明所以的天尊皇胤关心道。

“没事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往事。天尊与吾的第一次相遇还要待您自己慢慢回忆....”闲太久的御圣主恶趣味道,对于逃家出游,尚风悦沉浸多年,可谓是深谙其道,一看天尊皇胤的表情就知他是第一次出来。

“吾好久没有这样开心了...”尚风悦轻轻展开手中的折扇,望着酒楼外熙熙攘攘的人群。

莽莽红尘,不知...谁是谁的过客。

天尊皇胤正好可以看见他如玉温润的侧脸,柔软的黑发垂在颊侧,分明是一张笑脸,却有着难以言喻的一丝落寞。那人分明在那里,却显得与一切格格不入,像是...本不该属于这世间。

在哪里见过...这样神奇的人?天尊皇胤自问。

“谢谢你,所以今天的酒,吾请了~”

天尊皇胤再回神,只见那人笑得没心没肺,仿佛刚刚他看到的只是幻觉。

一定只是幻觉吧。他想。

那一天,天尊皇胤被坏心眼的御圣主灌了很多酒。年轻的龙族嗣君没想到,这个看着文文弱弱的人,酒量竟然该死得好。被灌倒之际只觉耳畔一阵温热,那人的声音自耳际传来,轻柔,微痒,一直蔓延到心底。

“改日,吾为天尊呈上吾亲酿的美酒。”

好...吾等你。

—————————————————————又见分割线——————

这一次的群作业主题是相遇来着,正好皇悦的文进行到这里,觉得浪漫的雨中相遇雪中相遇已经快要用烂了所以再次任性了一把。

抓周的典礼初次相遇~寂寞的美少年与天真烂漫光pp的小朋友bu....作为中华古老传统之一的抓周,人们认为小孩子抓到了什么未来的命运就会与之息息相关,所以抓周典礼上发生的故事,醉饮黄龙抓了极道的手~以及酒杯(生拉硬套型点题“醉龙吟”)。

后来的酒馆再见....主要是由于两句霹雳神台词不停的洗脑:

“那年,再相遇,吾苍发鬓白,你十八……”

“红尘,再会...”

脑洞大,废话多的我....于是本来上中下三篇完的文,彻底改成了无尽期类型。

(T ^ T)感觉无法走出大坑了的说...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