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皇悦/修极】《醉龙吟》



醉龙吟·礼


啸龙居内,又是一年春去秋来,岁月匆匆而逝,却未能在此间主人的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时隔多年,当尚风悦再度踏入啸龙居内,所见仍是熟悉的景色,闭上眼,梅花裹挟了霜雪之气的凛冽寒香扑面而来,熟悉得陌生。

一人,一扇,一把琴;一桌,一椅,一树梅。伸手抚上石质琴案,冰凉的触感自指尖传来,一如从前,不染纤尘。

阿修罗将这里打理的很好,若不是曾亲眼见这里被他毁去,也许他真的会认为从前曾经历的只是一场梦,一场春雪般的梦。纷纷扬扬后,消逝无痕。

略带几分低沉的男子声音在身后响起。

“你,喜欢吗?”

尚风悦闻言回身,看向那人,死国之天最为自豪的造物,不朽的战神。未着面具的阿修罗,神情是难得一见的专注与安定,精致俊美如神祗般的面容,看着这样一张脸还真难想象它的主人曾收割无数生命,以鲜血在死寂的黑白分明间带来额外的色彩。

他仍记得那令人毛骨悚然的莫罕走廊...与不毛矿坑尸堆之上艳丽的罂粟。

“太荒神决,你一定...要去吗?”

似乎久远以前,自己也曾这样问过另一个人,抱着不该拥有的希望,等他说出一个注定的答案。

“死国的恩怨,必须得到了结。”

果然,又是如此。

眼见劝阻无效的极道先生从宽大的衣袖里取出一副面具,雪银的胡狼面具立耳尖齿,繁复的雕饰间缀着素色的宝石。朴素间不失精致,是他一贯的风格。

“那时你便是带着这样的面具,二话没说就拆了我的房子。”

轻抚着手上精致的面具,尚风悦的神色里带了几丝怀念,传自鬼铸师休伊的铸术,第一次有了用武之地。面具上雪银的纹路在他的指下波光流转。

“那时候你什么都听不进去...等我回过神房子已经被你拆了”

“真是可惜了我养了那么多年的梅树......”

“那时候我就在想,面具下的脸该是什么样呢”

身后人不答,只是默默听着他的碎碎念,细数那些陈年旧事。雪,也是如此静默地落下来,在两人的肩上落了细细的一层,转瞬即消融,只留一道淡淡的湿迹。

“天者当年那一剑真的很痛,不过一想到能看到你的脸长什么样就不怎么痛了”

“我曾庆幸过...终于不再是我的朋友留我一人。”

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制止了他没完没了的絮叨。

“够了。”

那个低沉的声音道。尚风悦及时地闭上了嘴。

“我不是他。”

魖族的战神如是对他说。

“我知道。”

将手中的面具塞进魖的手中,他仰起头看着魖俊美的面容,阿修罗不是醉饮黄龙,他一直都很清楚。比如阿修罗进门前会记得脱鞋,而醉饮黄龙永远需要提醒第二遍...

“我不是他”

魖重复了一遍。

“所以我会活着回来。”

魖的神情极尽专注。

“这副面具是我按着你原来那副做的,就当是...祝你常胜的吉祥物吧~”

他展开扇子背过身去,用折扇接着随风飘落的梅瓣。他的身后,死国战神缓缓带上那象征战火的面具,一步步离开,踩在敷了薄雪的地上,发出细碎的声响。

直到脚步声归于寂静,足迹再一次被落雪掩没,他才转过身,松了口气似的倚着那株仅剩的梅树,慢慢坐倒在雪地里,也不在意雪水污了白衣。一向考究得近乎洁癖的极道先生此刻格外狼狈。

风送寒梅,夹杂一声低低呢喃。

“一定...活着回来。”

tbc


-----------我是跑题的分割线------------------------------------------------------

本来是要写皇悦的,不知道为嘛写成了修极。而且这次的群作业主题是礼物来着,内容与礼物并没有什么卵关系也是醉...

















评论(6)
热度(19)
  1. 海东青墨染清茗—污茶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