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无衣师尹师徒向】《病入膏肓》

病入膏肓

一羽赐命从来没想过,他的师尹也会生病,那位惊才绝艳的慈光首辅,举手投足间皆是风度,那神仙样的人,怎么会病呢。

然而无衣师尹确是病了,病的突兀。
慈光之塔位于四魌界第二层,慈光永耀,四季如春。无衣师尹虽为文士,却素来身体硬朗,从未有过什么病。

只是这次,这病来得凶险。

那日,弭界主召众臣议事,临下朝的时候,界主留师尹说了几句话,回到流光晚榭后,师尹一如往常,在案前一篇篇看着公文,身边的小烛,在微风中明明灭灭。

一羽赐命看炉香将尽,待他又取了香来,无衣师尹伏在案上,书册散乱一地。

他本以为师尹只是太累了,走近一看,才发现师尹的面色异常的苍白。

请了医生来诊,只说是风寒,开了几副寻常的方子就走了。

他的师尹,终究也只是凡人...

师尹在病中格外安静,让一羽代他去向界主告了假后,就每天呆在院子里,不看书,也不抚琴。有时就坐着,看着院里的竹子,然后看上一整天。

有好几次,一羽赐命想要问师尹到底在看些什么,在他的印象里,师尹从不会做无意义的事,但他看着师尹的样子,又不知该怎么开口。

待到他终于按捺不住好奇问时,师尹也只是微笑着回答。

“是竹花。”

一边说,还一边指给他看。一羽赐命循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竹节处生着一个个米粒般的花苞,并不起眼,只是在翠色的顶上有一抹晕红。

一羽赐命还从未见过竹子开花。

师尹看着他兴奋的样子摇了摇头,继续说道:

“待竹花开过,这一片竹林,就该枯死了。”

淡淡的,听不出情绪的语调,却让一羽赐命觉得莫名的感伤。

“师尹莫担心,一羽绝不会让这片竹林枯死的。”

师尹对他的话也只是笑笑。

“羽儿,万物生长自有其规律,竹林在花开后会消亡,就如人......终归是要死的。”

“一羽不要师尹死。”一羽赐命在师尹的话里察觉了一丝不详的意蕴。

“傻孩子,师尹不会死的,师尹的竹林也不会死的。竹花开后,旧的竹林会沦为枯木,新的竹林会在枯枝残叶上长出,比原先的更美,更茂盛。”

“师尹要说话算数,师尹绝不可以死在一羽的前面。”

“好,吾答应你,你的师尹绝不会死在你之前。”

“那就这样约好了,师尹可不许反悔。”

“嗯,约好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不出师尹意料的,竹花陆陆续续地开了,从花朵绽开的竹节到整个竹身,一寸一寸的枯黄。

一羽赐命如愿地见了竹花,却对其有点失望,那小小的花朵并无想象中那般美好。

麦穗般的一簇簇,素白的花瓣尖锐,没有寻常花朵的柔美,素白中垂下几缕毛茸茸的晶莹的花丝,在风中摇曳着。

回头看,师尹还是那副模样,坐在一边,微微咳着,看着泛黄的竹身上那一簇簇并不起眼的小花。

一羽赐命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扶起师尹,虽然此时小小的他做起这个动作来有些可笑。

师尹的病一直不见好转,本来只是咽痛乏力,到了这几日,动辄咳起来就止不住,起身走几步就开始头晕。

他和师尹慢慢的踱到竹荫下,师尹本就不好的面色愈发苍白。缓缓扶着竹枝坐下,也没有在意泥土污了华衣,兀自指挥着一羽赐命折一篮竹花给后院的即鹿夫人送去。

即鹿夫人是师尹最疼爱的妹妹,但一羽赐命并不喜欢她,因为慈光之塔的人们都说,无衣师尹的妹妹做了错事,既是污了自己的名节也是害了师尹。

一羽赐命不懂,只是本能的厌恶着这个害了师尹的女人,虽然他从未见过她。

他把那一篮竹花放在小舍之前,也见到了那个女人,在不久之前,她还只是师尹的妹妹,是个小女孩。

但现在,她是个女人,一个做了母亲的女人。

女人出了房门,在她的手中,还牵着一个与他差不多大的男孩,那是师尹的外甥,他叫剑之初。

女人长得和师尹很像,又很不像。如出一辙的眉眼,紫黑发丝如云。不同的是,她的脸上没有笑,从眼中到嘴角没有半丝笑意,即使是面对着自己的儿子。

一袭没有任何花色的白衣,清冷的气息与本是柔和的面目格格不入。只有在看到那一篮竹花时,眼角会有一点柔和的弧度。

“是他让你来的吧”

一羽赐命不知道她口中的他是谁,直觉地认为那是师尹。不接话,只是听她说着。

“转告师尹,吾从未后悔当初的决定。”

于是一羽赐命原话转告,无衣师尹就静静的听着,不说话,只是间或咳一两声。

那天晚上,无衣师尹把自己关在了屋里,任凭一羽赐命怎么叫都不肯开门,只能听见一声又一声压抑的咳嗽。

撒手慈悲听闻师尹这病来得凶险,连夜从秀士林赶回来,就见着一羽赐命端着药守在门口,一脸的泪痕,本来满肚子的火气也是无论如何都撒不出来了。

恨恨地看了一眼还在哭的一羽赐命,撒手慈悲坐在一旁,等他哭累了,再把小小的人儿抱回屋里,掖好被子。

撒手慈悲已经到了入林修习的年纪了,无法在像儿时一样跟着师尹,想到这一点他不由得嫉妒起一羽赐命来。但看着小人儿为了师尹哭了满脸泪又不好意思和他计较。

撒手慈悲是懂师尹的,师尹虽然面上看着挺温和的,然而骨子里和他的妹妹,后院那位即鹿夫人一样是个倔脾气。师尹的决意,向来不容更改,他们去劝了也是白劝,有些事情,只能等他自己想通。

第二天,师尹的风寒奇迹般地好了。院里的竹花在一夜之间也全都开了,院里枯竹上挂着花絮,倒是另一番美态。

“师尹的风寒是怎么好的?”一羽赐命很好奇。

无衣师尹对这问题总是避而不答。

师尹对年幼的一羽赐命指着那片竹林说,你不是说没见过慈光之塔有秋天吗,秋天就是这个样子。直到很久以后,一羽赐命真正到了有四季之分的苦境,才明白师尹指给他看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秋,死亡带来的丰收。

师尹有一点倒是说的不错,在竹花开过之后,新的竹林一层层地长起,比原先的更密更绿,翠色可喜。

又过了一段时间,待新竹林长好的时候,师尹的妹妹,即鹿夫人死了,据说是病死的。一羽赐命曾担心师尹受不了这个打击,再弄出个什么病来,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在那场莫名其妙的风寒之后,师尹再未生过什么病,就如他和一羽赐命的约定。

一切,都像约定里一样。

一羽赐命死在了他的师尹前面,正如他所希望的。

一箭相系,一箭相断。命,赐在久远前那个岁月又在久远后的这个清夜,回到给予他的人手中。

泪滴在笔下,模糊了字迹,无衣师尹耳畔依稀还能听到,一片残竹里,那孩童问他

“师尹的风寒是怎么好的?”

“羽儿....这问题的答案,吾给的迟了。”

“师尹的风寒...从未好过,只是早已,病入膏肓......”

End
------------------------------------------------我是泪目的分界线-----------------

本来是群作业的,结果写得动真格了,虐的自己满脸泪。主题是感冒也就是风寒来着,师尹本命的表示老师真是活的太苦.....此处省略500字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