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鬼方赤命X赑风隼】《戏(五)》

  戏(五)
  
  再度回到新月城,赤命不可避免的忙碌起来。
  
  漫长的时间并没有消磨掉新月城之主的野心,纵使他身居王吅位已逾千年。赤命一回到新月城,立马就有使者来传信。说是请他到王殿共商大事。
  
  哈,所谓共商大事,不过就是为他自己征伐他国的野心找一个理由罢了,赤命暗想道。多年征战杀伐,赤命自认不算是个好人,但怎么也比动动嘴皮子,就能尸骨遍地,血流成河的王好太多了。他自己还没给自己找过借口,王到好,还没开始打仗,理由就早已拟好了。
  
  若我为王,一定......
  
  想法还未成型,就被赤命甩出脑外。赤命摇摇头,自己怎会有做王的想法?终究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赤命自嘲。
  
  回过神来,已到了大殿之上。
  
  那天王具体讲了什么赤命没注意,无非就是最近王国的业绩有多么多么好,诸位要继续努力云云,还有顺便我们要跟某某某国打个仗,就麻烦赤命将军了等等等等。
  
  赤命的注意力全然放在了站在王座下首的赑风隼身上。再次见到赑风隼,赤命满心的复杂,那一晚,他不知该如何解释。
  
  无心之失吗?他知道不是,自己确确实实对赑风隼动了心。想他坦白吗?赤命不知道,在知道真吅相后,赑风隼该如何看待他。
  
  赑风隼低着头,银红发吅丝遮盖了双眼,赤红帷幔的阴影下,表情看不真切。直到王示意众臣可以退下了,赑风隼也没抬头看他一眼。
  
  赤命不知到底是该失望还是该庆幸。
  
  接了远征的军令,赤命带军离开王城。而王殿之上,赑风隼正准备随群臣退下,却被一个声音叫住。
  
  “赑风隼,你留下。”
  
  “王,有何吩咐……?”
  
  有什么事,必须留在众臣离开之后再说。赑风隼不禁疑问。
  
  “孤,已在这个位置上很多年了……”
  
  “......”一阵沉默。
  
  “为王者,最大的心愿莫过于江山万里,千秋百世......然而,孤,至今无嗣。”
  
  “王一定能得偿所愿。”
  
  “哈...”殿旁的一排灯火被风吹熄,纱幔扬起,阴影中传来一声轻笑,没有再言语。只是在离去时他拍了拍赑风隼的肩。
  
  赤命在外征战,而赑风隼,在新月王的授意下,手中的公文也一天比一天多了起来。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