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鬼方赤命X赑风隼】《戏(一)》

戏(一)


赤命还记得,第一次与赑风隼见面是在妖市。

        

戏台子前挤满了生口,台上伶人舞着水袖,红绸似火跃动,咿咿呀呀的戏词隐隐约约传来,听不真切。

           

赤命借着身形小,挤进人群中,占了个前排。 一曲终了,人群散去,显出一个瘦小的身影。少年着一身破旧衣衫,却难掩举手投足间的书卷气,在生口中显得十分突兀。赤命不由多看了几眼,转头只身离开。

            

生口之间不需要有太多交集,因为你身边的人不知何时就会被买走……或是消失,不会有人在乎,亦不会有人关心。

           

赤命后来亦常常去戏台子,总是不出意外的看到少年那瘦弱的背影,然后一次次的擦肩而过。两个人似乎永远都不会有交集。有时候赤命回想:那道背影的主人该是什么样子呢?应该是个清秀文弱的书生吧。不知道他这般的生口该如何在妖市生存。

           

但现实总是与想象相去甚远,这是赤命认识赑风隼后最深的感受。

          

那天戏台上演得是赤命最喜欢的一折戏一一斩龙,一如往常,少年站在戏台前,只留给赤命一个背影。多年以后,赤命会想起赑风隼的背影,只觉无限讽刺,这场戏,结局早在初识,就已注定。

 

忽然,人群一阵骚动,几个生口自人群中挤了出来站在少年身前,大声质问着什么,少年低声地回答,但这个答复显然无法使那几人满意。少年似是有些慌张,朝赤命的方向投来求助的目光,嘴角却勾起嘲讽的弧度,在少年干净的眉眼间染上邪肆。赤命一时有些发懵,回身只见那几人面带怒气,穿过人群只往他这走来,赤命意识到有些不妙,再抬头,那少年冲着赤命笑了笑比了个口型,转身就跑。


赤命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快跑”,赤命跟上他穿过重重人影,待甩掉身后之人时,两人只余下力气蹲在原地喘气。

       

赤命此时终于明白自己被那小子耍了,两人此时却只能面对面干瞪着眼喘气。赤命没想到最先缓过气的竟然是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赑风隼,少年笑了笑,向蹲在地上的赤命伸出了手,笑容里褪去了那份邪肆,多了几分真诚,许是那日的夕阳太惑人,赤命伸出手去,握住了少年那双同样温暖的手。那双后来葬送他的手。

      

赑风隼在沙上写下自己的名字,“我叫赑风隼,以赑为为姓以后一定能赚大钱。”少年自豪地介绍着自己的名字,转头却见赤命一脸困惑,他除了中间那个“风”字外都不认识。“我以后就叫你三贝好了……”

     

那天,赤命与赑风隼坐在梧桐树下,聊了很多很多,关于他们最喜欢的一折戏--斩龙,关于现在,关于其他生口想都不敢想的----未来。

      

残阳如血,在梧桐枝叶间映出一段时光,洒下血色的光影,恰如多年以后,血涛汹涌的魔婆之泪。


          


 

评论
热度(22)
  1. 赑风隼三贝新基友墨染清茗—污茶酱 转载了此文字
  2. -蓮影™Turingˇ墨染清茗—污茶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