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文荒怎么办...心情乱糟糟的,又不想自己产。宛若自己有一只母鸡,每天暗搓搓去瞄一眼她的窝,然后发出一声感叹—

“天啦噜,你什么时候才能下个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