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双玄】红尘

#其实不虐的

#我觉得不虐...


师青玄死了,死在皇城郊外的一间破庙里。当贺玄赶到时,他正靠在庙门前那棵孤零零的老桃树下,低垂着头,清瘦的面庞上仍带着笑。

他像是睡熟了,浅粉的花瓣落了满身也不知道去拂,任由它们安息在自己的衣上、发间。可指尖触及的一片冰冷告诉贺玄:

他永远不会醒了。

贺玄循着记忆自那破庙的一角挖出几坛桃花酿,师青玄好酒,也擅长酿酒,贺玄提着酒坛子同师青玄并排靠在那花树下,任由桃花落了满身。他拍开酒封,陈存已久的花香便伴着酒意流淌起来,贺玄大口大口饮着那酒,清甜过去,酒中滋味最终只剩了呛辣苦涩卡在喉中。

并不好喝。

贺玄却执着地一口接一口地饮着,直到那酒只剩了最后一坛,贺玄才想起,自己已经是鬼了,师青玄往日里藏的不过凡酒,却是怎么也喝不醉的。

这人若是知道自己糟蹋了他的好酒,怕是会气活吧...

贺玄偏头去看师青玄,他仍旧是笑着的。

...他再也不会生气了。

贺玄记得,曾经师青玄耐不住天上寂寞,拉着他下凡时,亦曾来过这座风水神庙,彼时院里的桃花开得正好,师青玄着了件藕荷春衫,将长发挽作坠马髻,站在满园花树中,却是人比桃花还艳几分。

娇艳的妇人撑开披帛站在那花树下接着花瓣,旁边有来给水师进香的客商眼睛都看直了,不禁问他:

“那是谁家娘子,生得这般貌美。”

“我家的。”贺玄想也不想便如此答道。

现在想来,许是在很久之前就存了这般心思,却因着那份沉在冤仇里的过往,还未开始,便已经是结束。

师青玄卷了一披帛的桃花,拿回去细细晾晒,又碾了冰糖,添了白芷,将那一坛坛酒酿小心翼翼地埋在地下,他说,等到下一次来皇城,定然请明兄同饮。

“桃花真的有香气吗,我怎么闻不出来?”贺玄忽然问他。

“有的,很淡很淡...就像是尘土混着胭脂的味道。”他笑着回答。

“尘土混着胭脂...?”

师青玄终究还是没能等到他们同饮的那一天。原来,世上从来就没有他的明兄。

贺玄打开那最后一坛酒,喝了浅浅一小口。有辣、有苦、有甜,其实并不难喝。

他将那最后一坛酒全浇在师青玄的尸身上,然后点了一把火。火光中,似有桃花幽氛伴着酒香升腾而起,流连过他的唇齿,缠绵悱恻。

贺玄忽然想起,多年以前,师青玄怀中抱了枝桃花坐在窗边,一边摆弄着酒料,一边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

“你这酒叫什么名字?”贺玄问他。

师青玄笑而不语。

贺玄现在却知道了,胭脂落在那尘土里是怎样的滋味。

“是...红尘吗?”


The End.




评论(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