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28

#大纲丢了...我后边只能靠瞎编了
#嘤嘤嘤

当基拉度回到人界时,里斯仍旧是老样子,安静地坐在东音小学的天台护栏上看着无边夜幕中那轮拥着满身银光的圆月。

“很美吧。人界的夜色,总是比魔界美得多。”基拉度缓缓走到他身后说。

“魔界可没有太阳。”里斯头也不回地说着。

“哈,我都忘了,魔界可没有白天,那里...是永远沉在夜色中的世界。”基拉度看着天上的那轮银月想着,人间大概真的是“她”最宠爱的地方了。

无论是白天黑夜,抑或星辰日月,都被“她”送给了自己最钟爱的生灵,大地上的人类,他们遗忘了灵魂、遗忘了舞法、遗忘了“她”,却拥有着“她”最富饶的礼物...真令人嫉妒呐。

“基拉度”,里斯忽然唤起他的名字。

“嗯。”

“砰芭...被封印了。”里斯的声音像是山间的雾,风一吹就要散了。

“嗯。”

“乌丽...也不在了。”

“是这样啊。”基拉度想到久远以前,那个喜欢人间的温暖与喧闹的那个魔族女孩,缀着雪白蕾丝的红裙扫过地毯上散落的玫瑰花瓣,面容妩媚动人的女魔却笑得如同纯真的孩子一样...

也许,这对她来说,是不错的结局。

“基拉度,你说,被净化后的魔去了哪里?”里斯轻声问他,就如他小时候躺在那张雪白的大床上,等待基拉度揭晓一个个故事最终的结局。

“大概是回归'她'的身边了吧...”很遗憾地,基拉度也不知道这个故事该有的结局。

“基拉度,你一向知道很多,也许比也伮知道的还多,可你却从不给我明确的答案,你告诉我...”里斯未竟的话语被一个突如其来的拥抱打断,基拉度将他搂得很紧,他们彼此的心跳似乎也近在咫尺。

“你还愿意相信我吗...”

相信我这个骗子。

这一场局,基拉度已经倾尽所有,一分一毫的意外都可能满盘皆输,他已经不敢去赌。

良久的沉默让基拉度的心渐渐地沉了下去,直到里斯叹了口气,说道:“怎么可能不相信你...不想说就算了。”

“里斯。”

“嗯。”

“没事,这一切马上就会结束了...朵法拉那边,暂且交给我吧。”

“好。”

又是新的一天,东音小学的操场上,蓝天又在重复着自己作为一只战五渣的日常。针对东音小学这些天来突发的各种各样离奇的事件,小天女们对“身娇体弱”,还经常晕倒的蓝天同学很不放心。

真真更是表示要作为蓝天的私人教练,力争在下次遇到捣乱的魔族时,蓝天能够承受出惊吓并跑出受袭范围。

当然,目前真真的计划还在实验阶段,并且有百分之八十以上计划夭折的危险。

“啊...好累,我跑不动了。”

从开始的恨铁不成钢,到现在一脸淡然地看着还未能绕操场跑上一圈的蓝天就地躺平,真真表示鬼知道自己经历了什么。

“这才不到二百米你就跑不动了,再遇到魔族怎么办!”忍无可忍地真真上前把瘫在地上的人拉了起来,皱着眉头数落道。

“遇到魔族不是还有你们嘛...”蓝天小声嘟囔着。

“万一我们正巧不在你身边呢!你连逃跑都不会吗?起来!继续!”

“真真...你就让蓝天休息一会吧。”小善说着,给蓝天递上一瓶水。

“不行,继续跑!”

在真真的坚持下,蓝天再一次踏上了他艰难的旅途。而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年轻的体育老师站在树荫中,纤长的手指间拈着一朵黑色的玫瑰花。

“蓝天吗?有趣。”

蓝天这几天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在注视着他,起初他还能安慰自己,这是最近几天“特训”导致自己疲劳过度而产生的错觉,但渐渐地蓝天发现这样的感觉不但没有随特训的停止而消退,反而越来越强烈。

难道最近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被鬼怪缠身?蓝天越想越怕,本想把这件事告诉真真小善还有美瑰她们,但他最终还是没敢说出自己的恐惧。

本来被魔族吓得三番五次地晕倒就够丢人了,真真那么卖力的训练也没有多少进步,再告诉她们自己整天疑神疑鬼怕得要死她们该怎么想呢...

最终,蓝天也只敢将这个发现告诉一直以来相信他的堂哥。蓝天的堂哥长蓝天很多岁,人又长得着急,看起来像蓝天的堂叔多过像他的堂哥。可就是这样一个似乎十足不着调的人,却和蓝天十足地合拍。从小,蓝天不敢说的话,他都愿意跟堂哥讲;蓝天不敢做的事,堂哥都能帮他做。

所以,纵使堂叔对自己这个没正经读完一个踏实专业反而去教什么劳什子踢踏舞的儿子不甚满意,在蓝天的心中,堂哥的伟岸形象挥之不去。

给堂哥打了个电话,并得到堂哥“我跟你说世界上根本没有鬼,你大概是被人盯上了,但别怕堂哥保护你”的保证后,蓝天总算舒了一口气。

今晚,大概可以放心入睡了。

基拉度这几天一直在跟踪蓝天,他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在人类看来,大概可以被划在变态的行列。但没办法,谁叫这孩子这么可疑呢...

天女与圣女都在默默保护的一个孩子,真的只是个一无是处的人类小男孩吗?

既然“她”的心可以送给一个人类小女孩,那么,“她”的钥匙为什么不可以由一个人类小男孩暂时保管呢?

然而,基拉度没想到,在自己的身后,还有另一人跟着自己。

“这位先生,尾行小孩可是会被当成变态交给警察叔叔的。”基拉度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转过身便看到一个穿着嘻哈还戴着大墨镜的男人站在不远处。他看到基拉度转过身,抬起手向他打个个招呼,脚下的舞步犹自变换着,踏出奇异的鼓点。

随着踢踢踏踏的舞步,他周身的气息也随之一变。基拉度看着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渐渐地收敛了脸上的笑容。

这不是寻常的舞步,这是...舞法。

“你是谁?”基拉度问那个人。

“我是蓝天的堂哥,你可以叫我...天堂哥。”那个人介绍完自己,忽然皱了皱眉,“说起来...问别人是谁之前,应该先介绍你自己吧,跟踪狂大叔?”

“我以为你知道我是谁。”基拉度笑了笑。

“第四魔徒...基拉度?”那人歪头露出了一个笑容,“我知道你。”

基拉度本以为他是知道自己魔徒的名头,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不得不重新看待这个举止怪异的男人。

“天女和魔王的孩子。”男人补充了一句。

“啧,天人混血吗?”基拉度回想起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舞步,人舞法的气息中夹杂着几分天舞法的影子,“没想到这些古董都还留着,我本以为它们早就烂在中世纪的火刑堆里了。”

“魔族来人界,究竟是为了什么?明知道境界压制下魔徒的水准还不如几个小姑娘,也伮就这样派你们来送死?”

“哟,生气了?”基拉度笑了笑,“如果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谁又想打仗呢...可是你也看到了,即使是同享一界的天人二族到最后不也刀兵相向...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如果有一天圣魔天人能聚在一起不打架,我就去弄死也伮怎么样?”

“开什么玩笑?”

“我从来不拿赌约开玩笑。”

当天堂哥被他的一番话绕得云里雾里时,基拉度趁着他愣神的一瞬运起舞法就溜了。

醒悟过来的天堂哥:“...妈的被骗了。”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