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鬼方赤命X赑风隼】戏

戏(十五)

赑风隼做了一个梦,一个他曾在故去的岁月中重温了无数次的梦。他已经很久没有过梦了,自那一日如同血般艳烈的色彩彻底席卷平朔新月城时,就如他已很久没有如同儿时那般、带着欣喜的神情听戏台上的伶人唱那一首斩龙曲。

梦里的他们依稀还是年少的模样,他牵着赤命的手,挤过围在戏台边上那一群五大三粗的生口,掀起搭台的红绸,同赤命一道站在上头。那台上扮着一身华服的伶人倒也不恼,染了桃红的眉眼含着笑意看了他们一眼便提了浓红的水袖下了场。台下的生口不但没有失了兴致,反倒大声叫起好来,让他二人无论如何也要唱上一场。

赑风隼还不及反应,赤命在一旁先唱起了他们最熟悉的调子,“明月为记吾为兄,长叩九声誓同生”。

不假思索地,赑风隼随之唱出那段早已在脑海中千回百转的戏词,“明月为记吾为弟,长叩九声誓共死”。

“月有圆缺时,情义无离合,从此兄弟称,不违生死盟。”

一场戏唱到终场,赤命拉着他向着海边跑去,他们同妖市紧窄的巷子擦肩而过,人潮流水般退去,魔婆之泪如同一卷波光粼粼的红绸在他们面前展开。赤命三两下爬上那株枝叶繁茂的老梧桐,暮光自繁叶中透出点滴的红,洒在赤命依旧未脱稚气的面庞上,他笑着向着赑风隼伸出手来。

赑风隼笑着,也向他伸出手去。

在指尖相触的瞬间,赑风隼听到魔婆之泪的涛声中,有几声凄厉的鸟鸣传来,似诅咒、似哭啸。几片红色的鸟羽落在赤命的发间,而与他交握的那只手,再看已是鲜血淋漓,生生世世纠缠的红,早已渗进了掌纹指缝,根深蒂固。

远处魔婆之海映着的残阳日暮,晕出一片猩红的火,烧着那天,烧着那云。一片梧桐叶落了下来,便沾上那火,火舌嘶声笑着舔上梧桐的整个枝干,亦舔上赑风隼的衣袖。他却不觉疼一般倾身扑进火里,妄图拢住一片残叶,灼痛撕心裂肺,却留不住丝毫暖意。

梦终之时,眼前唯有一片无止无尽的红。

到最后,剩下的,唯有一片红;到最后,他紧握住的,唯有一片红。

赑风隼睁开眼,眼前依稀仍是梦中的戏台子,缀着红绸流苏,笼着清风朗月;待看清,才知眼前确是一方戏台子,缀着的却是尸骨冤魂,笼着的是腥风血雨。

被血反复浸染过的铁链紧紧地箍进血肉里,贴着筋、连着骨,贪婪地啜饮鲜血,黑沉中透着血色的锈红,皮肉翻开的伤口却是一片刺目的苍白。囚笼之中,失了头颅的血羽异鸟竭尽全力展开双翼,奋力挣扎却无济于事。

赑风隼苍白的指尖缓缓摩挲着紧系在踝上的锁链,握紧、再撕扯,冰冷的金属摩擦着血骨,痛彻心扉,他却笑着,笑得尖锐,笑得痴狂。唯有痛与恨,能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他缓缓撑起身子,理了理凌乱的鬓发与衣袖,轻声哼起那一曲斩龙调子,被仇怨刮过的喉咙含沙带哑,唱词却没有半分含糊,仿若在过往的岁月里唱了千遍、万遍。

“恨不休,怨不休,更怕不知你勤厚,为何死魂全不相瞅?叙故旧,厮问候,想那说来的前咒书,树下乌马敬月娘,结交兄长存终始,如何不到头...”

如何不到头...赤命听着那熟悉的调子踱步上了戏台,眼前的赑风隼仍旧是记忆中的模样,眼中含着烟云,眉锋却勾着刃,任他如何煎熬打磨,入手都落得个鲜血淋漓。曾经的赤命和赑风隼是落在泥坑里的鱼,相濡以沫才换得苟活,但他们都想着自己当是那海中的龙,总有一朝当腾云驾雾,饮的是天命酒,做的是人上人。

于是后来赑风隼生了双翼,从他的身边飞走了。再见时,赑风隼当真成了天上的凤、云中的隼,只轻飘飘一句便带他出了那一方泥水坑。

他们终究不该是那泥坑中的鱼,可越过龙门的位子只有一个。赤命仰头看着赑风隼扶摇直上平步青云,一身赤缎红袍当真气派啊,就算明知雕隼的羽翼不可攀折,他还是忍不住想将他的傲气折去关在笼中。最后究竟是谁胜了?赤命不知道,直到他斩去他的头颅,也未曾见它低下一分一毫。

“三贝,你说我们究竟是谁赢了?”赤命拾起那锁链,又一寸寸收紧,精巧的锁环扣着赑风隼的咽喉,一寸寸拉近,直到呼吸交融,“以后,你就是我赤命所养的一只狗,我要你的眼睛看着我,记住我辉煌的一刻!”

赑风隼闻言抬眼看着赤命,眉宇间是赤命所熟识的恨意,“呵,我的眼,也会记录你的衰败,我这双眼,要看到你的死亡才会真正阖眼!”

赑风隼认命地闭上眼,预想之中赤命的怒火却并及落在他的身上,他撑起身子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那是一张熟悉的脸,曾经弦琴无上宴上温柔清丽的佳人,如今只剩下一副仍旧动人的躯壳,自幽冥归来的灵魂寄居其中,温柔便尽数化作透骨冷意。

“你,独自归来。”

“是,任务失败。”

“阎王三更响,也取不了他之性命。”

“有人搅局。”

“赦,你以前与赮最是交好,而你的优点,在于绝情之时绝不留情,所以不管是劝降还是杀赮,我都认为你是最适合的人选。但看来,你还是摆脱不了人情束缚。”赤命看着女琴师纤尘不染的红衫红裙,没有分毫被人搅局当有的狼狈。

“什么人都摆脱不了人世感情的束缚,就连赤王你也同样,否则也不会有我眼前这一幕。”女子眼神淡漠地扫过一旁铁索加身的人,微微欠身行礼便转身离去。

赑风隼笑了笑,“你御下之能有待加强。”

赤命转身再度拾起地上的锁链,“驭你之能,却将是让你大开眼界。走,到我精心为你准备的地方来吧。”

———————————————————
下一章开车...大概。
另,久违的更新开不开心。。

评论(1)
热度(27)
  1. 白白soso墨染清茗—污茶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