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27

时间,总是公平而残忍的,她沉默地注视着万事万物的发展,又漠然地埋葬这一切。

而那些逝去的真相,总是湮没在历史的沙砾之中腐烂,任后人发掘出枯朽的残骸,这些手握着真相残骸的人各执一词,有的说自己手中的才是现实,别人手中的不过是虚妄;有的说所有人所持的都不是真相,所谓真实仍旧埋在土里。

但基拉度知道,只要人们愿意费心寻找、拼凑那一份份残骸,总有一天,当残骨被拼成一副完整的骨架,人们便能从其中窥见真相的轮廓。

现在他已窥见那冰川的一角,只差一点点...

“这个世界在很久很久以前,在那最初的时候,是没有任何规则的,没有境界、也没有种族之分,其中诞生的灵魂没有什么欲望、更不存在情感...”基拉度缓缓地讲述着一个故事,一个被所有魔族所熟知的故事。

“后来,在那空茫世界、无数的灵魂中,诞生了“她”,“她”不甘于这个世界的寂静,自“她”的灵魂发出歌声,歌声使她拥有了躯体,于是“她”便用躯体舞蹈,自“她”的舞蹈中生出了各种生灵...我记得这个故事”也伮垂眸看着脚下血红的土地,长及腰际的银发在绯月下泛着冷光,“很久以前,黛曾对我们讲过。”

基拉度看着他,恍惚间觉得眼前似乎又是七千年前那个优雅尊贵的圣族亲王,而不是一个眼中只剩下权力的疯子,这样的念头只是一瞬,很快他便接着讲了下去,“一开始那些生灵只有欲,他们因欲而生,因欲而亡。渐渐地,虚空中的灵魂拥有了生灵的躯壳,随着“她”的舞步,他们生出了精神,他们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后来,他们拥有了感情。”

“生灵们应和着“她”的舞步繁衍生息,世界变得无比繁盛,于是“她”停了下来,开始注视这个世界”,也伮停了下来,笑中透出几分讽刺,“可惜,那些生灵却因彼此的不同而互相残杀。“她”却在为这些生灵们感到悲哀,她试图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但她失败了,虚无是最可怕的兽,它无时无刻不在侵袭着存在的一切,当生灵们互相剥夺着对方的生命,虚无便无声无息地吞蚀这片世界。”

“于是,“她”无奈地将这片世界分为三份,送给那些“她”所爱的生灵们,圣族拥有着重云之上,人类占据了大地,而魔族则生活在深渊之中...这是我们最熟知的故事,但在久远前的天族,这个故事的后半段似乎有些不同”,那些本该消逝在记忆中的故事依旧清晰的浮现在脑海,基拉度却早已不记得对他讲起这个故事的女人曾是怎样的面容。

“在划分世界的时候,所有生灵都兴高采烈,唯有一位人类女孩躲在深渊的一角默默流泪,“她”问女孩为什么要哭泣,女孩回答,她对即将到来的分离而感到悲哀。“她”就告诉其实划分开居所,不同的生灵也能往来自如。女孩却摇了摇头,她告诉“她”,生灵们的心中有“空”、有“欲”,他们永远不会满足于得到的,如果他们能够往来自如,征战便永远不会停止。”

空,永远无法用欲来填满。

“她”,永远无法抵抗那无止境的空,因为“她”也是自“空”中诞生。

女孩说出了“她”心中最深的恐惧,“她”便将自己的心送给了女孩作为对她的嘉奖,也作为阻挡“空”的一道天堑。“她”的心中有三枚不灭的种子,它们是,“真”、“善”、“美”,这三枚种子静静地躺在女孩的心中,等待着有一天生根发芽...基拉度一直记得这段故事,但也伮需要的不是这一段。

“于是,“她”为这个世界设下了三道锁,一道锁在血液、一道锁在精神、另一道...锁在划开的边界上。你应该知晓这三道锁分别代表了什么...”基拉度笑了笑,“其实,自一开始我就没有那个资格,你也没有。”

“血统、天性、还有...境界”,也伮也笑了笑,“早知如此,千年之前我就该杀了你。”

基拉度挑了挑眉道,“陛下现在动手其实也不迟”,很快他又补上了一句,“但那样的话就没人告诉陛下您想要知道的答案了。”

“朵法拉,与这些有什么关系...”

“因为,这些锁,其实都是可以解开的,而它们的钥匙...”

“是...朵法拉!”也伮的金眸中再度燃起疯狂的火光,“只要拥有朵法拉,那么我就有资格...不仅仅是地上的世界,还有那云上!”

基拉度注视着他再度燃起的疯狂野心,笑而不语,待他平静下来,基拉度开始讨要自己的报酬,“所以...陛下可以告诉我,灭混炼狱,以及里斯的事了吗?”

“你说得不错,我们都没那个资格...但是,里斯有”,也伮说,“曾经魔界的王也许拥有资格,但他们像是朝生夕死的虫,只能拥有一时的荣光,因为他们缺少一样东西...”

“是...什么?”基拉度想起那个魔王与少女的故事,以及它那个悲伤的结局。

“是承认,他们从来没有获得过这片深渊的承认。”

“灭混炼狱,不只是一个牢狱般的存在吧...”基拉度说着,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他不敢赌这一次。

“不,恰好相反,灭混炼狱可比监牢要宽敞多了。那是一片无尽的空间,承载着混舞法的本源...那是片能给人惊喜的地方,第一次我有了承认,第二次我捡到了一个有趣的小玩意,我管他叫里斯...后来我也把他送了回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惊喜,但现在看来...”,也伮的金眸中映出基拉度忽然苍白的面孔,他笑了起来,“感谢你的故事,我不再需要他了...你,可以回去了。”

他转过身,基拉度的声音却使他停下迈出的脚步。

“也伮!你想对他怎么样...”声音中的焦急使银发的王者满意地勾起唇角。

“放心,你仍有大把的时间同你的小情人在一起,只要...我乐意。”


------------------------------------------

对,我又这样不争气地回归了。感觉每段时间总会有那么点负能量报表...大概是瓶颈期?

我觉得我现在又能开十个坑(不存在的),嗯...目前结局倒计时准备开大中,小伙伴们是想be呢...还是be呢?^_^

开玩笑的,结局未定,评论里小伙伴们可以留下自己的想法哦~










评论(2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