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25

空闲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在里斯找好他那隐秘的落脚点之后,七位魔徒亦陆续来到这久违的人间。

也伮自下令让魔徒们前往人界后,便如同人间蒸发般地,销声匿迹。而失去魔王制约的魔徒们,就如失去河道制约的洪水,愈加肆无忌惮。

基拉度双腿悬空地坐在办公楼天顶的边缘,从这个看上去有些危险的角度,他能将整个东音小学的景象尽收眼底。此刻,他悠闲地捻着手中的黑玫瑰,注视着操场上渐渐扩大的那一片混乱。

“他们这样放肆,你不管管吗?校长大人?”基拉度转过头去看站在一边的那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口中这样问着,却是全然幸灾乐祸的样子。

“有必要吗?你们不是玩得挺开心?”同样居高临下看着操场上那一片骚乱的“校长”,仍旧一脸漠然,“我们还不清楚天女那边的情况,放出些动静引她们出来倒也不错。”

“不怕卡恰他们做得太过和圣界撕破脸?”看见引发出那片混乱的罪魁祸首,基拉度只是悠哉地同里斯调笑。

“你觉得也伮会怕这个吗?”里斯问道。

基拉度想了想也伮疯起来的模样,笑着摇了摇头,决定还是不要去猜疯子的想法才好,“他怕不怕我不知道,不过我确信你应该是不怕的。”

“不,我会怕”,里斯看着坐在天台边沿的基拉度,皱了皱眉。这样严肃的表情在他如今那身校长的皮囊上显得有些滑稽,那双缩水了好几号的眼睛中却是基拉度最熟悉的神采,纯粹又固执。

那是属于里斯的眼睛。无论里斯改换多少次模样,凭着这样一双眼睛,基拉度还是能从人群中将他找出来。

“我也会怕的...”里斯自身后将他紧紧拥住,并不重的力道,基拉度却觉得这样的一个拥抱让他近乎窒息,“我怕...你不在了我该怎么办?”

其实,里斯也是会怕的。久远的岁月以前,幼小的魔族第一次站在魔王华贵却阴森的宫殿之中,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高高在上的王者,幽蓝的烛火,分立两侧的魔徒们,就这样突然地闯入他小小的世界。那时候他是怕的,直到那个人笑着,递给他一朵黑色的玫瑰。

后来那个人带着他走过魔界的漫漫长夜,走过丛生的玫瑰花藤,走过幽深的长廊,他紧紧地抓住那个人的手,便不会再怕了。曾经的里斯很少会去设想有一天基拉度不在了的可能性,但现在,堆积在他记忆中的种种却由不得他不去设想他们之间最坏的可能。

“傻小子想太多”,基拉度轻按住扣里斯在自己胸膛前的手,笑着道,“也许等到哪一天你都不在的时候...我还好好的活着呢。”

基拉度转过身看着褪下了一身人类伪装的里斯,将仍旧一脸苦大仇深的人拽进怀里,揉乱那一头柔顺的黑发。

“别总是绷着脸嘛...走吧,我请你吃炸猪排。”

“...哦。”

与此同时,城市的另一头,乌丽则一脸生无可恋地被枯龙拉着,从购物街的这一头走到购物街的那一头,又从商场的地下一层,逛到商场顶层。

在枯龙挽着乌丽的手走进又一家服装店时,这一天徒增了许多运动量的乌丽终于忍无可忍地敲了枯龙一记扇子。

“买买买,就知道买,咱们来这的正事是啥你还记得吗?!”

“...打天女,找朵法拉。”枯龙捂着被扇子打痛的手,可怜巴巴地看着乌丽,眼泪已经在眼眶中开始打转。

“那看看你现在在干什么!有点像是在找朵法拉的样子吗?让陛下知道了你这身皮就得扒下来做壁挂了。”乌丽无奈地看着眼泪汪汪的枯龙,想说的话未及出口,语气早已软了一半。

“可是...老大老二,里斯还有基拉度不是已经去了吗,还轮不到咱们出手吧。”枯龙说着,又从自己新买的包里掏出一支羽毛习惯性地磨蹭着自己的脸颊。

“你懂什么,里斯和基拉度那是在...”乌丽话说到一半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

“在做什么?”枯龙向她抛来一个好奇的眼神。

“嗯,咳咳...在做比较机密的事啦。”

“机密的事?”枯龙更好奇了。

就在乌丽胡思乱想该如何搪塞过去时,脑海中乍现一丝灵机。

“枯龙啊...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好像少了一样东西。”

“你这样一说,是有些。感觉这里本来应该还有一样东西,难道是我买的东西忘记拿了?”枯龙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比划着,“应该是个挺大的东西...”

“你刚才说,老大老二,里斯还有基拉度在办事,我们俩在这里,所以...”乌丽说着,忽然睁大了眼,“猾士厄呢!?咱们把猾士厄丢了!”

说着,乌丽一把拉起枯龙踏上了寻找猾士厄的旅途。

商场地下一层的某家快餐馆前,猾士厄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一脸迷茫。

基拉度点了两份猪排饭回去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疑似是猾士厄的生物笔直地站在餐馆门前。

“哎,里斯你看,那个人长得好像猾士厄!”基拉度戳了戳里斯的肩膀,将门口站着的人指给他看,

“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挺像,连神态都差不多...好了,别看他了,看我就好。”里斯将手中的蛋黄酱递了过去,并成功地将基拉度的目光转回自己的方向。

“好好好~”

这一天,没有魔注意到,快餐店的门前,有一只猾士厄...

“乌丽姐,你看天都快黑了,他应该自己回去了吧,大不了明天再找嘛。”枯龙说着,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腰。

乌丽打了个哈欠,这一天过得实在太刺激,她觉得她十分需要休息,于是乌丽点了点头,说道,“走啦走啦,回去睡觉了...”

这一天,没有魔注意到,路边的转角处,有一只猾士厄...





---------------------------------------------------

鬼知道我tmd在写什么...这两天赶论文赶得,智商都快掉没了,完全不记得预设剧情了啊,这章大家可以当番外看的,没啥剧情可言( ̄▽ ̄)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