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殢师】七日

第六日

带着基友去泡吧遇到基友的前任带着新欢肿么破,急,在线等。。。

深感自己又一次处在N角修罗场之中的枫岫,仍旧秉持着做了多年神棍的素养,摆出一张云淡风轻的脸,内心却早已论坛体刷得飞起。回过神就看到无衣师尹笑得一脸纯良无害地问出那么一句伤人至极的话。

“这位先生...请问我们见过吗?”

言如利刃,却伤人不见血,这是当初枫岫和无衣师尹还在慈光的时候,从老头子身上学到的最有用的招数,也是这么多年来他们用得最为熟练的招数。枫岫曾将这把利刃用在他最不忍伤害的人身上,如果他们没能再次相遇,没能冰释过往的恩恩怨怨,那么那个人势必将在痛苦中度过一生。

“言如利刃,却比利刃可怕得多”,枫岫记得很多年以前,还算得上是年轻的弭界主一边擦着自己珍藏多年的袖剑,一边向他们缓缓道来,也不管两个半大少年能否懂他的意思,他伸出手去,那是一双白皙漂亮的手,漂亮得让人想不到那双手上沾有多少人命与鲜血,他屈指在那剑上敲了敲,便有一阵嗡鸣从那锋刃上传了出来,他侧耳听着那声音,面上露出笑容来,笑容中竟带着些纯然天真之色,他将手中的剑随手塞入枫岫手中,念叨着:

“你看,这把剑多利,可是它再利又能怎么样呢,剑是凶器,再厉害也不过杀人罢了”,他将手中那块染了血污的帕子丢在一边,摸了摸无衣师尹柔软的发顶,那个时候无衣师尹的个头还没长起来,弭界主的腿也还没残,所以弭界主总是没事摸一摸无衣师尹的头,丝毫不怕他从此长不高一样,他看着无衣师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人言可畏,拿武器杀人不过短短一瞬间的事,一句话插在人的心口痛处,半滴血都溅不出来,却能让他痛一辈子。你说对不对啊...”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彼时无衣与即鹿兄妹俩的父母正因人言可畏双双离世...后来,无衣师尹果然将这一脉相传的功夫使得炉火纯青,硬是凭着一张嘴将碎岛一脉彻底颠覆。

现在,枫岫看着无衣师尹笨拙地用着他并不熟悉的言辞试图刺伤那人,却不再觉得可恶,只觉得可悲可怜。因为这样的傻事他也曾做过,枫岫明白那是怎样的绝望。

无衣师尹是在演戏,这不是一个好习惯,他演了大半辈子的谦谦君子演到自己都信了,入戏至深到觉得身上沾着血腥的自己真是污秽恶心极了,他看到了殢无伤眼中一闪而过的痛楚,那一瞬间他有一些后悔,但在看到他身边那个红裙红发的姑娘时他又有些庆幸。

曾经的无衣师尹演了大半辈子的戏却总被殢无伤拆台,在别人那里屡试不爽的招数到了殢无伤的面前总是显得格外无力,也许是生来一物降一物。纵使无衣师尹是成了精的老狐狸,也总有殢无伤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煞仙人来收拾。无衣师尹庆幸殢无伤再也无法从他的眼中看出那些真真假假,也庆幸殢无伤再一次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个克星。

“你...还好吗”,殢无伤似是有很多话想说,但最终也不过是这样一句不咸不淡的问候。

“我...”,无衣师尹还未来得及回答就被一旁看不过去的枫岫打断。

“他受了些伤,后来就时常记不起一些东西。无衣师尹已经死了,如果你还想你面前的这个人活下去,那么今后就再也不要在别人面前提起那个名字。你若想看他就去推松崖,我会给素还真打声招呼的。”

枫岫说完,拽起无衣师尹还算完好的那只胳膊就迈着大步从前门走了出去,在几秒之内搭上了回推松崖的车,留下被自己说懵的殢无伤和一脸茫然的妖应封光在酒吧里消化这段信息量较大的相遇。

回去的路上,无衣师尹又回复了往日里那幅安静的样子,一双幽蓝的眼睛中映着窗外穿行的灯火,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你总不能躲他一辈子”,枫岫说,“我能看得出来,他的心中还是有你的。”

“二十年了,枫岫”,无衣师尹闭上眼叹到,“我们认识有二十年了,你明白吗?就算我还没有倦,他也等不起了...”

“唉,你好自为之吧”,枫岫见他还是那么一幅水火不侵的样子索性也放弃了这个话题,“说起来,今天你似乎什么都记得,也就是说,明天你不就...”

这一刻,枫岫再度想起了被失忆的无衣师尹所支配的恐惧。将无衣师尹送回推松崖后,枫岫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喂,拂樱啊...没什么,就是想你啦。”

“无伤,侬要走了”,幽灵间壁之中,一身红裙的女子忽然开口,殢无伤抬起头看着她,这个说要同他一辈子纠缠的姑娘还是第一次提出要离开,这也是第一次,殢无伤从这个单纯得有些没心没肺的姑娘眼中看到如此复杂的情绪。

殢无伤有种预感,也许这次她离开就不会再回来了,他的预感一向很准。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他的记忆都有些许模糊的时候,他也曾目送着那只白蝶离去,她走得很突然、很决绝,但殢无伤记得,她向着自己说起要离开时,眼中的神采是明艳的、幸福的,那时的她美得如同竹林中飘落的雪花。

现在,妖应封光也要走了,殢无伤知道,那个名字是她一生的执念,就如同曾经束缚他一生的雪中谜,也许谜题存在的意义早已超乎了答案本身,但人总不能守着一个不解的问题过一辈子。

殢无伤接过妖应递过来的手机,上面只有一条简短的消息,备注上显示着发自“爸爸”:

“风光回来了。”

妖应看向殢无伤的眼中有些许犹豫与担忧,她知道这个时候扔下他去找风光可能会伤到这个人,但殢无伤只是将手机塞回到她手中,冲她笑了笑。

“回去吧,去问清楚当年的事”,他这样说,这是妖应第一次看到他笑,她曾设想过这个冰霜萦身的男人笑起来该是怎么一副模样,却不想真正见到时却是在他们说再见的时候。

“嗯。”妖应转过身向着门外走去,在邻近门口时转过身,向殢无伤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你笑起来真好看!”,说完便跑了出去。

她的身后,殢无伤缓缓地喝完了面前的那一杯酒,付了帐,在夜风中慢慢地走回他在苦境的那个“家”。

苦境的夜里,仍旧灯火通明,林立的高楼在夜色中分享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火光,点亮这一座不夜之城。在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里,妖应会寻找到属于她的那份答案,殢无伤想着,也许是时候了...

是时候去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答案,不同于雪中谜的那份答案。


---------------------------------------------------

努力压缩内容的产物,好久没更这篇剧情颠三倒四...古龙的书最近看多了有点串文风,总之,就这样吧😂

我似乎看到了下一章完结的希望。







评论(1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