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这是一个即将报废的小破三轮...对不起各位啊我尽力了,没考驾照开不起车啊。本章无剧情,只走心,甜!


chapter 22

黑羽的鸟儿飞过暗红的天幕,轻捷地落在窗前的玫瑰花藤上,将来自大地之上,苍穹之下的消息传达入永夜之中。

“里斯,你的目标来了。”

基拉度不紧不慢地戴上手套,轻抚那油光水亮的羽毛,黑羽的鸟儿蹭了蹭他的手心,眸子中映出他含笑的嘴角。转瞬间,鲜红的血液一滴滴染红了基拉度的白手套,一片血污中,乌鸦那颗红宝石般的眼珠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失去了一只眼珠的鸟儿轻轻拍打着翅膀归于夜幕之中。

基拉度转过身,将那颗眼珠随手抛给里斯,一边心疼着又一双报废的手套,一边感叹也伮搞出来的传讯手段真是越来越恶趣味了。

“...仙乐屋,东音小学?”里斯接过那只眼球,看着一片鲜红背景中映出的图像喃喃出声。

“不愧是祭师大人,这么快就有了周详的计划。”

“你的意思是东音小学。”里斯看着影像中换了一身人类装束的芙洛缇走进东音小学,跟一个中年男人交谈着什么。

“不错,芙洛缇以及其他两位圣女选择离东音小学不远的仙乐屋作为驻地,以及芙洛缇亲自前往东音小学都说明,这个地方,很可能有咱们要找的东西。”基拉度似乎想起了什么,回头拍了拍里斯的肩,揶揄笑道,“要不你换了那个人类样子,既可以留在东音小学打探朵法拉的下落还能时常见到你的小情人呢。”

里斯沉默了一会,就在基拉度以为这场谈话会如此尴尬地结束时,里斯出声了,

“我和芙洛缇不是那种关系。”里斯说,“但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他随后又补充道。

“其实,你不用解释的,只是一个玩笑...”

只是一个玩笑...嘴上如此说,看着里斯那一双幽深的眼睛,基拉度却感到莫明的心虚。是因为...嫉妒吗?基拉度猜想到自己拥有这种情绪的可能,又在心中将它否决。

在边境密林的树影之中,基拉度曾陪伴里斯消磨过无数岁月,他明白里斯看到同族血腥杀戮时的不解与失望,他也知晓里斯曾一次又一次地向着阳光下长大的圣女描绘圣魔天人和平共处的美好愿景。但也仅此而已,就像是曾经那个少女与魔王的故事,在美好的开场之后,没有动人的情节,也没有幸福的结局,一切在还未真正开始前便潦草收尾,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基拉度曾真切地为芙洛缇那个不能说出口的心意感到可悲,它是那么脆弱,似乎只要脱离了她的嘴唇便会被魔界污浊的空气所吞噬。从始至终,唯有可悲。

没有人会去嫉妒一个比他要可悲得多的人。

“你的玩笑还是一点也不好笑”,里斯及时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走近,将毛绒绒的脑袋塞入基拉度的肩窝,“借我靠一会。”

基拉度想起以前里斯的个头还没长过他时,总喜欢往自己怀里钻,现在里斯需要弯下腰才能够到他的肩头了。

“里斯...?”

“嗯。”

“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还不错。”

“哦。”

仍旧是不咸不淡的,甚至是有些尴尬的对话,仍旧是个性丝毫不讨人喜欢的小鬼,基拉度却有种拼尽一切将时间停留在此刻的冲动。

里斯平缓的呼吸声近在咫尺,仿若近千年的分别不过是一场转瞬即逝的噩梦。

基拉度记得自己低下头在里斯的耳畔轻声说了些什么,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也许是绯月那晦暗又暧昧的光芒给了他那一瞬的勇气。那是芙洛缇永远无法诉诸于口的一句话...

基拉度看见里斯在听到那句话的一瞬睁开双眼,在此刻,那双藏有天空的双眸中只有喜悦。里斯像是当年那个第一次感受到善意却不知该将这份礼物安放何处的孩子一样,褪去了冷漠坚硬的外壳,露出几分不知所措来,他似是想要说什么却不知该从哪句说起。

“我...”

未竟的话语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吻打断,那是一个单纯的、温柔的吻,温柔得不像是里斯认识的那个骄傲的基拉度,连同他身上黑玫瑰那馥郁妖娆的气息似乎也在这一瞬间柔和了下来,令人不由自主地沉溺其中。

于是顺理成章的,基拉度被里斯压在了窗台上,无辜的外套被随意地丢弃在无意间探入窗口的花枝上,衬衫被随意撕开,露出苍白却并不瘦弱的胸膛。

可惜了这件衬衫...基拉度如此想着,同样丝毫不客气地撕了里斯那一身颇为碍眼的衣服。

“这样就扯平了。”

基拉度颇为得意地挑了挑眉,抬手勾过里斯,在绯月之下唇舌交缠,毫不吝啬地施予彼此身上的温度。

绯月黯淡的红芒渐渐地淡了下去,若有似无地扫在交缠的肢体上,里斯吻了吻基拉度的额头说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听清,能不能再说一遍。

被折腾地筋疲力尽的基拉度瞪了他一眼,当年单纯耿直不讨人喜欢的小男孩真的是长大了,变得会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同样的是一样的不讨人喜欢。基拉度可以确定以及肯定,里斯听得很清楚,他现在有些沙哑的嗓音就是证据。

“不说。”在哑着嗓子咬牙切齿地说完这一句后,基拉度将滑落的被子往上扯了扯,背过身去。

他能感受到身后,来自里斯的目光一直跟随着自己,就在他被看得不自在极了打算认栽睡个好觉时,里斯从身后将他揽入怀中,轻声在他耳边送上一句有些迟,却足够清晰的回应。

他说,

“我也想和你一起...一辈子。”















评论(21)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