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荒诞一生—记朱厚照

最近在补小皮蛋的cut...虽然剧情真的是又欢脱又甜,小皮蛋也是一个开心的逗比。但是一想到历史上的朱厚照在三十岁那年落水染病,早早死在豹房之中就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悲伤感,比当初看到君宝一夜白头还要心痛得多。

大概是因为,朱厚照或者朱寿这个凡人曾经真的有血有肉地存在过吧,听着拜无忧里他那不愿被世俗皇权左右的一生,再想到他短暂的生命,以及他死后史书之中的种种怪诞荒唐,只觉得悲哀至极。

他努力过,但还是失败了。

最后的最后,这位一生追求自由的皇帝,还是死在了重重高墙之中,他的堂弟带走了他曾不屑的一切,然后将积攒的黑水往他的坟头一泼,事了拂衣而去,没有前人之荒谬,哪能体现今人的英明神武呢。

荒诞至极。

昔日种种已不可究,若有来世,希望他能真的一生自由,百岁无忧吧。

评论(3)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