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20

基拉度漠然地看着最后一粒荧蓝消失,手中紧握的玫瑰被一寸寸碾碎,散落在绯月的光辉之下。

时间,要到了。

七千年,即使是对于魔族来说,也是足够长的一段时间,如今,这份漫长的等待,终于要到头了。

大地之下,深渊之中的魔物沐浴在绯月血红的月光之中,兴奋地战栗着、躁动着,低沉的嘶吼透过漆黑的重林,蔓延至黑暗的尽头。

也伮的传令很快通达整个魔界,永夜之中,黑暗觊觎着他那坐拥无限荣光的兄弟,蠢蠢欲动。

重云之上,一身白裙的女子端坐于圣殿之中,黄金织就的长发顺从地垂至腰间,她的膝头安放着一本古朴小巧的书,泛黄的纸页夹在她白皙的指间,宛若一张至美的画卷,仿佛一丝一毫的声响都是对这份美丽的亵渎。

就在女子的指尖即将触上那最后一行小诗时,远方的钟塔传来绵长的、仿若不堪重负的一声长鸣,她亦随之皱起眉头,放下了手中的书册。

“七千年...真快啊。”

轻拂裙摆,女子优雅地起身,光芒交织在她的指间,汇集成一柄王者权杖,提杖轻叩地面,清浅的嗡鸣声便如水中涟漪般一圈圈地扩散开来,紧接着宁静的圣殿之中响起一阵纷杂的脚步声。

“参见陛下。”圣女同长老们纷纷向她们的君王行礼。

“想必各位已经明白,圣魔轮转之期,将近了,介时诸界秩序重塑,间壁薄弱,朵法拉流落人间下落不明,天女族亦在百余年前遭受重创,如今能够守护舞律秩序的唯有圣族。”

“那陛下打算如何做...加派兵马前往人界吗?”一位女长老问道。

“不,撤回所有在人界的兵力,雅娜、伊丝、芙洛缇三位圣女可在?”圣女王笑着摇了摇头,目光扫向人群中极力试图掩饰自己存在的三位圣女。

“...是。”三声有气无力的回答自不同的角落里传出来。

圣女王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缓缓伸开右手,三枚小小的光团自她的掌心飘出,停留在三位圣女的眼前。

“这是属于天女的三份传承,每一份都拥有不可估量的潜力,去人间,找到最适合它们的人,她们将会把一切黑暗阻隔在大地之外。”

“陛下这是要...”

“一定要在魔族之前找到朵法拉,圣族经不起下一轮征战。”

“是!”

娲丝目送三位年轻的圣女带着千年之前“她”留下的那几枚种子一步步踏出云上王国,她知道,不久之后,那些种子会回到她们的故乡,生根发芽,在圣导师的教导下长成足以抵挡狂风暴雨的参天大树。

在人群散去之后,女王的居所再度归于静谧,权杖在光华中隐去,她轻提裙摆,走过长长的廊道,走过镂刻着金纹的旋梯,走过精心修剪的花坛,她撩起淡金色的纱幔,蜷坐在廊亭的一角,午后浅淡的阳光透过藤蔓的枝桠为她的白裙镀上一层金辉,藤萝织就的纱帘将她与她的王国分割开来。

在这里,她不是高贵的圣女王。

在这里,她只是娲丝。

她看着花藤下,一片片光斑随着风动而游移着,她轻声说着:

“黛,你这里还是一点都没变。”

“景色没变,人却不一样了。”不知何时,一身褐袍的老妪已站在她的身侧。

“是啊,还记得小时候我和他经常来这边玩,我躲起来,看他用多久才能找到我。”

“嗯,我也记得。”老妇人微笑着应和。

“后来母亲不在了,我们也长大了,我每天被政务压得喘不过气来,想哭的时候就会躲在这里偷偷地哭,我知道他就在这里,隔着一层花藤,我们离的很近很近,但他却再也没有找到过我...我那时候想,为什么我们离得那么近,他还是看不到我呢?后来我明白了,他不是看不见我,只是,我们长大了啊,再也没有权利玩相同的游戏了。”

“后来就再也没看见你哭过了。”

“黛,你说...人为什么要变呢?”她抬起头,水银色的眸中映出一片淡紫的花朵。

黛没有回答,只是以温柔而哀伤的眼神看着繁花下的女子,她以她漫长的岁月见证了她的成长,却对她的哀伤无能为力。

“他,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我。”她顿了顿,又重复了一遍,“他宁可相信魔族,也不肯相信我!”

“七千年了,娲丝...”

“我知道。我们...早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不是吗?”

无论是谁,总要为自己作出的决断负责...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