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有些人留下,有些人走了,聚散离合,人生不过如斯。除了怀念,还能怎样?只怕是日后一丝一毫都记不得了,还能怎样?

只能一遍又一遍对自己说,本当如此,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