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18

在人界流连的数百年,也许是基拉度度过的最自在的一段时间,这里是也伮无权涉足的境地,这里有阳光有温暖,有魔界所不曾有的一切。

只可惜...里斯那个小子不在。

说起来,里斯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人界是什么样子。基拉度看向不远处一身简约黑色套装的乌丽,贴身剪裁设计的霍布尔裙显出她妖娆的曲线,她身边的女人们也在盛夏之际纷纷换下百年前的长裙与吊袜带,露出了纤美结实的小腿。此刻的她不像是魔界中妖娆狠毒的女魔头,倒像是人类贵族家不知世事的女儿,在宴席与舞会中尽情撒欢,和一群小姐夫人们分享着养颜经验...

等有机会的话,也许该带里斯出来见见世面,基拉度这样想着,低下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装领子。

啧,这样穿还真有点不习惯。

人类和魔族一样,都是不肯安分的生物。战争,似乎是这样种族永远的归宿。百年之中,基拉度见惯了枪声炮火,也习惯了街头巷尾报童大声呼喝着前线传来的各种好消息抑或坏消息,往往是今日同某国订下了合约,明日又因种种原因和另一国开战。

这一次,也许是人们实在安分得太久了,战火在人们还未觉察的瞬间蔓延到避无可避的地步。

无数胸怀热血的年轻人,放弃了自己的学业,在各自国家的号召下,在美好的愿景下,加入征伐的队伍...很不幸的,基拉度正好是这群“年轻人”中的一员。看着登记处老夫人那张皱得如同橘子皮的脸,基拉度还是没好意思说出自己很可能已经超过七千岁的事实。

而在人界玩得正开心的乌丽对于换上一身笔挺军装的基拉度只有一句评价。

“没想到你换了身衣服还怪好看的。”

再后来,战场上的事也无外乎生生死死,输输赢赢。

在乌丽终于对人类的时装珠宝失去兴趣之后,厌倦了硝烟与炮火的基拉度也找了个由头“身死”顺理成章地回了魔界。

千年为期的任务完成得略早,剩下的时日自然就是员工可自行支配的时间--俗称为,假期。

假期本是很值得高兴的,可当基拉度看着自己千年如一日空荡荡的宅邸才忽地想起...里斯,已经不在了。他仍旧拥有漫长的岁月,可是这一回,能够与他一起消遣时光的人不在了。

基拉度走过那条长长的廊道,推开那扇掩上许久的门,这个房间里的一切陈设都还是老样子,房间的角落里摆着各种式样的玩具,人偶精致的玻璃眼珠中映着洁白的床缦,等待着它们旧日主人的再临。

基拉度不知道从哪又掏出了一个崭新的人偶,素白的面容依稀是个俊朗少年的模样,柔软的黑发轻柔地覆在饱满的额头上,有几缕稍长的发落在他纤长浓密的睫毛上,他阖着双眼,睡梦中是十足温柔的神色。基拉度将他轻轻放在床上,为他拂去盖上睫毛的发丝,整理好那有些许零乱的翻花领子,露出领口那一朵精心制作的,小小的黑玫瑰。小少年安静地躺在那里,就如同多年以前的那个小小的里斯。

也不知道里斯现在怎样了...也伮并未公开处决里斯,亦未曾取消他祭师的身份。

这就意味着,也许...也伮从未想过要杀里斯。

灭混炼狱,里斯,祭师...也伮你究竟想要什么呢?

基拉度低头看了眼窗台上仍旧仍旧累积着流沙的沙漏,雪白的沙丘在底座沉积,唯有最后一缕莹蓝,停留在沙瓶之间狭小的细缝中,等待最后那个时刻的降临。

还有一百年...

评论(8)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