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16

神说:行邪术的女人,不可容她存活。

混乱与怀疑的种子一旦被埋下,就会以超乎预料的速度发芽生根,基拉度安坐在温暖的图书馆中,百无聊赖的地翻看着那本被人类敬奉为神迹与真理的上帝之书,此刻,光明的圣典却是恶魔们最好的助力,何其讽刺。

乌丽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裙,面上罩着同色的薄纱,本属于死亡与哀伤的装束在她的身上却化神秘与魅惑,不像是为死者哀悼的寡妇,倒更像是异教里披着夜色的无名女神,男人们拿着手中的书卷却难以投入,不得不分出他们的目光偷觑着这个奇特的女子。而乌丽此刻却在高大的书架前努力辨识着封皮上她所识不多的人类文字。

在这温暖的避风港外,一场猎杀正在无声地进行着,无数女子被送上火刑架,在火焰中尖叫着、哀嚎着,直到那柔顺的秀发与娇嫩的肌肤在火中化作乌黑焦糊的残渣与雪白零散的骨屑。

乌丽听说过,人类管这个叫作“女巫审判”,因为神说过,“行邪术的女人,不可容她存活。”

这显然是一个顶好的借口,厌倦了自己妻子的男人只要动动舌头就能摆脱婚姻;觊觎着女孩财产的亲戚们只要几句话就能拿到他们劳作几年都赚不到的钱;惧怕女人不再服从自己的男人们甚至不需要审问就能让违抗他们的人永远消失在世界上。

当然,这对于恶魔来说这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让人类与天女反目成仇。魔女?女巫?行邪术的女人?人界之中最接近这个描述的唯有天女一族了吧...

只是...人类的力量足以与最强战族天女族抗衡么?乌丽放下手中翻了没几页的画册,向基拉度提出自己的疑惑:

“人族有那个能耐消灭天女么?”

基拉度只是笑笑,将手中翻了一半的圣经放在一边,“人族有没有本事做到我不清楚,但我清楚一点,人类只要继续狩猎魔女,那么天女就永远不可能与人族结盟”,他顿了顿,接着道,“天女若是不想与人族正面开战便只能选择退居隐匿,无论是天人开战抑或是天女退走,得益的终究是魔族,这把买卖,稳赚不赔啊乌丽”。

如基拉度所料,这的确是一把稳赚不赔的买卖,不断有被称作“女巫”的少女被送上刑架,她们中有的是离群索居的老妇,有的是新婚燕尔的少妇,也有的是还未经世事的少女,这些人中亦不乏还未能习成天舞法的天女。

最终,善良温和的天女族还是选择了退让,随之分散隐匿的天女们可谓是让卡恰与砰芭得尽了便宜,短短数年,无数天女族人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亦有无数天女放弃了她们的信仰,放弃了强大的力量与天舞法,只求一世平安,她们与人类结合,天族的血脉渐渐淡薄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短短几百年,天女一族竟近乎在世上绝迹。来到人界的魔徒们还收到一份意外之喜,曾一度繁盛的人舞法,也在教会的禁令下,近乎失传。在神的律令之下,无人再敢纵情欢乐、无人再敢歌舞雀跃,一切的欢乐与满足都是卑劣的、可耻的,唯有谦卑和虔诚才能救赎人们与生具来的罪。

现在,这片争夺朵法拉的舞台已经被清理干净,接下来就期待好戏上演了...

魔界之中,萤蓝沙砾静静地流淌着,沙漏之中雪白堆砌的沙丘早已厚过萤蓝的湖泊,地狱的王座之上,一个低沉的声音轻声呢喃着。

“还有五百年...”

---------------------------------------------------

最近日更...啊,我真的好勤快啊,被自己感动了x【不,你明明还是一条加了酱油的咸鱼,咸上加咸...】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