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清茗—污茶酱

执笔落墨绘浮生。
不在江湖,偏问江湖。

【里斯X基拉度】祭夜

chapter 15

鲜红如血的太阳缓缓地沉入地平线,将天幕与云彩染作茜红,劳作了一天的人们亦拖着一身疲惫在街巷中匆匆而过。笼罩在黄昏后暖光中的小镇繁忙而寂静,教堂的钟声在逢魔时刻迟钝地敲响,惊起一片栖身于尖塔上的白鸽。

恶魔们栖身于午后的阴影之中,窥伺着寂静之中不辨善恶的灵魂。暮色中有人踏着轻快的脚步而来,他们踩着太阳最后的光华缓缓而来,在夜幕中跳起热烈而迷幻的舞步,将一切带入混乱的狂欢之中。

“基拉度,我听到他们的心,乱了。”

一身纯黑晚礼服的女魔隐身于夜色中,黑羽装点的扇子掩了色泽娇艳的唇,矜持地笑着,仿若舞会上同女伴轻声交谈的贵族少女。

“接下来就向上帝祈祷一切如愿吧。”

在她的身旁,同样一袭黑色晚礼服的基拉度,缓缓将手中的玫瑰插回领口,他向着乌丽伸出手,邀请她一同踏入神的殿堂。

教堂巨大的十字架下,恶魔低语着。拥有一双绿眼睛的黑猫优雅地踩过圣者所居住的画框,跃上供奉着神明的桌案,烛火在此间明明灭灭。

渐渐地,黑夜喧闹起来,灯火在本该黑暗寂静的街巷中聚集,人们的呼喝声、孩童的啼哭声在这狭窄的小镇里挤作一团,基拉度同乌丽一起踏上尖顶的钟楼,远远地看着那一片聚集起来的灯火。

男人们搬来了木柴,直到堆起高高的柴堆,他们在柴堆上立起又一个十字架,那是不同于教堂的、粗糙的、沾着泥土的十字架,它不是救赎,而是处决的刑具。

沉默而苍白的少女被一个男人拖上了柴堆,一只瘦弱的老狗死死咬着她雪白的裙摆,试图阻止他们带着自己的女主人离开,它在发觉自己无法阻止人们的行动时哀戚地叫了一声,转而咬住了男人的小腿,被激怒的男人放下手中拖拽着的少女,狠狠地用那只完好的脚踩上老狗的脖子,骨骼碎裂的声音在骤然寂静的空气中格外明显,沉默的少女空洞的双眼对上男人脚下那一滩血肉模糊的尸体,她愣了愣,颤抖了起来,尖锐刺耳的尖叫声在瞬间贯穿整个夜幕。

男人一瘸一拐地将少女拖上柴堆,捆在那粗糙的刑具上,围观的人们纷纷地将手中的火把扔向她,雪白的裙摆在烈火中燃烧起来,凄厉的尖叫在火中翻滚着、煎熬着,直到焦糊腐朽的气息随着烧灭的灰烬蔓延开来。无知无觉的孩童自母亲的怀中醒来,笑着攀上早已冷却的、化作焦炭的柴堆。

基拉度挽着乌丽的手走出寂静的教堂,走过空旷的街道,他们褪下一身夜色般的华服,换上最普通的人类装束,太阳从地平线缓缓升起,将天幕染作暖色,却暖不了被寒意冷彻的人心。基拉度走到乌黑的焦炭前,将手中同样乌黑的玫瑰放在那少女雪白的的颅骨旁边,温柔得如同在情人的鬓边插上一枝山茶。

乌丽蹲下身去,惯常盛满妩媚慵懒的眼中此刻却是悲悯,她看着那血肉模糊的小小的一团,抚摸着被血液浸透的早已冰冷的皮毛,她低声叹息着、抚慰着死去的灵魂:“怨恨吗?不甘吗?那就去复仇吧...”

她悦耳的声音如同极冬的寒冰,冷漠、凛冽。

“我赠予你复仇的力量...去吧,报复那些愚昧无知的人吧!凄凄苦靡亚!”

那具早已冰冷的尸体渐渐染上木炭般的焦黑,地狱中熊熊燃烧的烈焰燎绕周身,断颈中的血肉虬结缠络,再生出三只丑陋的头颅,它有雄狮般强健的体魄,眼中燃烧着暴怒,口中的利齿堪比最锋利的刀刃,它尖叫着、嘶吼着,将一个又一个无辜的人撕成碎片。

此刻,教堂的钟声刚刚敲响。

“基拉度,下一个目的地在哪里?”

“在...神所庇佑的所在。”

-------------------------------------------

今天心情不太好...若文章内容引起您的不适,那就...多喝几口水压一压?


评论(4)
热度(28)